精华都市异能 獵魔烹飪手冊 頹廢龍-第三十八章 遷具!分享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猎魔烹饪手册
李德尚、贾有才、徐大山三人也看到了这血淋淋的五个大字。
三人表情不一。
“有人嫁祸给沐爷。”
贾有才直接说道。
“这可不单单是嫁祸,而是一个局——贾捕头,你想想,如果不是因为今天你早回家,赶在了绑匪前面,而是让绑匪成功的绑走了您的母亲,会发生什么?”
徐大山摇了摇头,轻声问道。
“我会拼尽全力寻找,不放过任何线索。”
贾有才如实说道。
“是啊。”
“您会拼尽全力寻找。”
“这里您会不会来?”
徐大山继续问道。
“会!”
“等等!”
“你是说?”
贾有才先是一点头,然后,有点回过味了,他扭头看向那些胸膛被穿透的尸体,一连检查了数具尸体后,这才骇然的抬起头。
“尸体死了至少两个时辰以上了!”
“也就是说……对方在计划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灭口了!”
贾有才倒吸了口凉气。
心狠手辣的他见过不是,但是达到这种程度的,贾有才还是第一次见。
“因为,对方是在逼迫沐兄弟!”
李德尚绕着整个宅子走了一圈后,缓缓的说道。
这位山城的主事官探案、勘探现场或许不如贾有才、徐大山两人,但是他看人却是差不了的。
他从周围兵丁衙役的眼中,看到了恐惧。
对他这位沐兄弟的恐惧。
是什么引起的?
墙上的五个大字?
不全是。
还有地上的尸体。
与武馆街大比那天一样的,属于李赵二人的尸体。
看到这样的尸体,‘山城’的人自然而然的会想到杰森。
再加上墙壁上的‘杀人者,沐白’五个大字,更是加深了印象。
眼前的兵丁衙役已经这样了。
那今天的事情流传出去,又会怎么样?
恐怕会引起恐慌!
整个‘山城’普通民众的恐慌!
而布局者也一定会让这样的恐慌漫延开!
很简单!
再找几个人杀就好了!
既然城内六大户可以死,那么城内的其他人自然也是可以死的。
例如:武馆街上的其他武馆!
呼!
李德尚想到这,忍不住的吐出一口浊气,对方的布局很简单,也很直白,就是摆明了诬陷他这位沐兄弟,但是除了他们几个外,谁又能够说这是诬陷?
他的证词?
贾有才的证词?
他们两人和沐白的关系,整个‘山城’都知道。
一旦作证,只会被认为包庇。
而徐大山的?
也是一样。
就算徐大山和他这位沐兄弟不熟悉,也会被认为是被收买了。
人,总是相信自己‘看’到的。
至于真假?
并不重要。
尤其是在看到一个原本高高在上、一生都无法触及的人,可以被自己的言论所左右,甚至,有可能踩在脚下的时候,某些人真的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热忱。
在这样的情况,他沐兄弟的武馆根本不用开了。
甚至,保不保的住,都是两说。
因为,那些人一定会聚集在一起,依靠着人多势众,依靠着法不责众朝他的沐兄弟发难。
武馆被围,烂菜叶子、臭鸡蛋直接砸到武馆的门上去。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獵魔烹飪手冊 頹廢龍-第三十八章 遷具!
而且,那个布局者一定会在这个时候推波助澜,让每一个人都会群情激愤的问自己的沐兄弟‘讨公道’。
而自己的沐兄弟?
不单单要公开认错,还得赔偿。
最后,必须要离开‘山城’。
沐兄弟黯然离开‘山城’。
城内的人则是张灯结彩仿佛打了胜仗。
城外的布局者也是得意洋洋,等待许久。
那个布局者一定会在这个时候袭击自己的沐兄弟。
经历了这些,自己那气势连反受挫,精疲力尽的沐兄弟又怎么可能是那个布局者的对手?
想到这,李德尚脸色变得难看,他的双手死死攥紧。
“杀人诛心啊!”
徐大山感叹着。
做为红香坊的老东家,他事实上比李德尚更早的发现了这位布局者真正的意图。
但是,他并没有说。
因为,不合适。
他和沐白的关系不合适,他的身份不合适。
他和沐白算是初识。
他的身份更是牵扯其中了。
所以说,不合适。
只有等李德尚说出了逼迫后,他才能够说后面的话。
他相信,在场的没有蠢货。
当李德尚说出了‘逼迫’一次后,一定能够猜到布局者的真实意图,这个时候,他再说出一些话的话,或者提出什么建议的话,就是顺理成章了。
而且,还能够顺带赚一波人情。
因为,在心底,徐大山想到了应对的办法。
布局者想用民众来逼迫沐白。
想要断了沐白在‘山城’的根基。
这一手很简单,也很高明。
对方必然是掌握了沐白的性格,知道沐白是一个遵守规矩的人,才会定下这样的计策。
假如换了另外一个人?
一个堪比‘练皮’,却不守规矩的人?
对方绝对不会这么做。
因为,那些被他煽动的民众一定不会如对方所想的去‘围攻’沐白。
那些民众……怕死。
惹怒一个不守规矩,且能够随意干掉自己的人,城内的民众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好人为什么受欺负?
坏人为什么很享受?
很可笑。
但世事如此。
本就是可笑与矛盾结合后,再相互的妥协,或者说相互的演,在名为‘人生’的舞台上,虚伪的共舞,脸戴着微笑的面具,手里握着刀子,时刻等待着眼前的人转身的刹那。
所以,善良的人呐,更需要有一些锋芒。
善良的锋芒,不会伤害他人。
只是为了自保。
徐大山知道这一点,所以,这个时候徐大山看向了杰森。
那位布局者这么对付沐白。
足以让徐大山了解到,眼前的沐白是一位很好的合作者。
还有什么是比一个循规蹈矩的合作者更好的?
自然是这位循规蹈矩的合作者还实力强大了!
至于眼前的事?
或许对于沐白来说,有点难以解决。
但是对他来说,却是简单至极。
花钱!
在那写被煽动起来的人群中,用钱收买一部分人,然后,让沐白适当的卖个惨,接着,他在制造一些更加热闹的事情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
这么一套流程下来,这事儿也就平息了。
他做过不止一次,驾轻就熟。
而现在,只要等眼前的沐白再次开口。
他就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可是令徐大山奇怪的是,杰森的表情并没有出现他猜测中的凝重,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起,反而是嘴角正在微微上翘。
徐大山一愣。
杰森出乎预料的表情,令这位红香坊的老东家摸不清楚了。
‘怎么回事?’
‘难道杰森还有其它的方法解决这件事?’
徐大山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心底满是不解。
而看到杰森的微笑后,李德尚径直开口了。
“沐兄弟?”
这位山城的主事官完全是出于担心。
“没事的,苟胜兄。”
“这件事既然是冲我来的,那就交给我自己处理吧。”
杰森一边说着一边向着府邸外走去。
夹裹民众,逼迫他?
挺好的办法。
可惜,他就是他,不是任何人可以影响的。
在‘不夜城’有一句老话:‘当有人想要威胁你时,不要犹豫,干掉他,干掉和他有关的任何人。’
对于这句话,在‘不夜城’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杰森是相当认可的。
他可不希望时刻提防着所谓的‘报仇者’。
既然有了仇怨,那就要斩草除根。
不然,他寝食难安。
不过,眼前‘山城’的局面用不到。
眼前的‘局’看似危险。
实则很简单。
只要找到了布局者,然后,干掉对方,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决。
或许对其他人来说,是十分困难的。
对方既然布了这样的局,那一定会藏得很好。
在事情不达到某个阶段前,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
甚至,不到最后一刻,都不可能出现。
但那只是对一般人而言。
对杰森?
他微微耸动了一下鼻翼。
“好香啊!”
……
北城,一处小院。
迁具盘膝坐在板凳上,眼前的四方小木桌上摆放着一盏油灯。
灯火如豆,光亮微弱,仅能够照耀到桌面上的一盘豆干,一盘蚕豆和一壶酒。
豆干是那种咬起来都费劲的硬豆干。
蚕豆也是皮多都少料不足的处理货。
酒,也是巷子口最便宜的那种,二厘钱就能够打上一壶的酸涩酒酿。
搭配着迁具浑浊的双眼,花白凌乱的头发、胡子,身上的破衣烂衫,真的是说不出的落魄,但是,迁具却是浑不在意,不仅吃得、喝得津津有味,似乎是在吃龙肝凤髓,在喝琼浆玉液般,整个人还有着一种悠然自得的感觉,他的嘴中不停的哼唱着不知名的小调。
“咿呀呀,八月中秋白露,路上行人凄凉……”
哼唱到高兴处,迁具随手拿起了旁边的筷子,轻轻敲击着装有豆干、蚕豆的盘子。
叮叮当当间,是那语调拉长的咿呀呀。
声音不高。
传得不远。
但迁具真的是高兴。
以至于那本来有些苍白的面容,竟然开始微微泛红了。
对于迁具来说,没有有什么是比躲藏在幕后看着猎物不停挣扎,不停反抗,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是一点一点地走向陷阱,来得更欢喜了。
他喜欢这样的事情。
远远超过了其他。
就如同这次一样。
他出现在‘山城’只是为了向‘鬼勾’传递教内的一份密令罢了。
原本是去州府的,但是去了州府才知道,鬼勾带着当地的坛主来到了小小的‘山城’。
他紧随其后。
在‘山城’显眼的地方留下了暗号,等待鬼勾自己找来——这就是‘往生教’一般情况下的行事手段,然后,他听到了‘山城’内的一些讨论。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討論-第三十八章 遷具!鑒賞
有关沐白如何覆灭‘往生教’阴谋的。
顿时,迁具来了兴趣。
州府的‘往生教’死了多少人,或者说夺城失败之类的,他都不感兴趣。
但是对能够让这些失败的杰森,他却很感兴趣。
毕竟,这次‘边州’的事情是鬼勾负责的。
结果,却失败了。
迁具完全可以想象鬼勾的表情会是多么的难看。
也是明白了,鬼勾为什么要来‘山城’了。
鬼勾是来报复的。
当然了,不是简简单单的杀戮。
鬼勾的脾性,他很清楚。
一定会先‘喂养’这个所谓的沐白一段时间,然后,再慢慢品尝。
之所以没有理会他,也正是因为这样。
迁具很理解鬼勾。
但这并不妨碍他阻碍鬼勾。
不单单是因为他和鬼勾是一样的人。
而且,他和鬼勾还有仇。
仇怨最初是怎么结下的,迁具记不清楚了,反正他每次看到鬼勾都不顺眼。
鬼勾呢?
必然也是一样的。
因此,他准备给鬼勾捣乱了。
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笔趣-第三十八章 遷具!鑒賞
他要先下手为强。
而这,真的是太容易了。
眼下的‘山城’对他来说,就是一片沃土。
至于密令的事情?
反正时间还早,他不着急。
‘第一步已经布置好了。’
‘接下来……’
‘就是慢慢等待发酵了。’
迁具想着,就越发的高兴了。
他从盘子中捻起一粒蚕豆放在嘴中,嘎吱嘎吱的嚼着,然后,又喝了一口酸涩的酒,接着,他的眉头就这么的皱了起来。
下一刻,他将蚕豆、酒液都吐了出来。
“难吃!”
“难喝!”
“明天就去把这个酿酒、做蚕豆的人杀了,还是人肉好吃啊。”
“正好他的头皮看起来不错。”
“很适合下酒呐。”
不自觉的,迁具呢喃起来。
似乎是想到了那美味,迁具不自觉的开始吞咽着口水,手掌更是微微颤抖着,一层肉眼可见的冰霜就这么的把整张桌子冻上了。
自然也包括油灯。
嗤。
油灯熄灭了。
整间房屋陷入了一片黑暗。
迁具笑了笑。
毫不在意。
“用那‘炉鼎’凝聚了气血,果然还是欠缺了一点控制,不过也算是不错了,不单单是气血凝聚,‘脏腑’也完成了锻造,再磨砺个几个月就能够收发自如开始凝练‘骨髓’了,更何况,我还为自己准备了一份‘大药’……”
前进一边自语着一边拿起火柴就要点燃油灯。
但,就在划燃火柴的刹那,迁具的声音戛然而止了。
因为,在那微弱的火光中,一张冰球面具突然显现,犹如从黑暗中诞生的般。
下一刻——
寒芒一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