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討論-第一百二十三章 治癒之淚分享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小說推薦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海贼之开局垂钓琦玉体质
第一百二十三章   治愈之泪
“恶魔风脚…粗碎!!”
山治的怒吼声突兀的在半空中响起,这让正在释放高强电压的尼治,略微一缓。
也就是趁着这一瞬间的功夫儿,索隆借力后跃,拜托了高强电压的束缚。
“哼,想逃?”
尼治狞笑一声,然后慢慢站直了身体,道:“被我盯上了,你还以为你能逃得掉吗。”
说完,尼治将电光长剑向上一刺,于千钧一发之际,迎上了山治那散发炙热火焰的右脚。
“这么多年不见,你居然没还有丢掉那个无用的同情心,不愧是我们家族的废物。”
“你这混蛋…”山治咬牙道。
这一刻,火焰与蓝电碰撞,无比强盛的光芒瞬间绽放,让众人短暂的丢失了视线。
就在这时。
天空中突然出现一道粗壮的蓝色雷霆,径直朝着二人轰去。
感受着急速降下的雷电,山治瞳孔一缩,左脚横空一踏,借着反推之力,跃向了一旁。
当山治闪开后,尼治抬头看着急速劈下的雷霆,不屑的笑了笑。
然后,从全身各处,闪耀起刺目的蓝色电光。
“电光的力量吗…呵呵,这东西的力量,我可是比你要熟啊。”尼治嘲笑一声。
‘滋滋…轰!!’
尼治话音落下的瞬间,那道有着成人大腿粗的雷电,直接轰向了他所在的地方。
而尼治,则是疯狂的张开了双臂,疯狂的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就只有这点程度吗,本少爷还不够尽兴啊。”
尼治身上的电流相比较平时,却是俨然是狂躁了数倍。
并且,在狂暴的‘噼啪’声中,那狂暴乱窜的蓝色雷电,正慢慢被他吸入了战斗服中。
看着尼治身上的电流越来越少,众人渐渐发现了不对。
“这混蛋…可以吸收电流。”山治咬牙切齿的道。
“那…那怎么办,那大叔不是…”娜美一脸担心的道。
看着场中那猖狂大笑的人影,草帽众人齐齐犯难。
他们当中的主要战斗力,船长路飞未醒,而索隆重伤未愈又添新伤。
更关键的是,对手还是山治的家人,这让他们更加不知道,是该劝还是该打了。
就在这时,一直布鲁克轻轻抬起白骨手掌,拍在了山治肩上。
“嗯?”山治疑惑的回过头。
布鲁克张了张白骨下巴,轻声道:“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吧。”
说完,布鲁克和甚平,两人一左一右,从山治的身旁走出。
“喂,他可是山治的哥…唔~唔!!”乌索普急忙开口。
但他话还没说完,便被胸口突然长出来的一截白嫩小手,捂住了嘴巴。
罗宾双手交叠在胸前,微微笑道:“乌索普,在战斗的时候,千万不要说这种很没有意义的话哦。”
弗兰奇一只手搭在乌索普的肩上,神色平静的看着二人走向尼治。
被捂住嘴巴的乌索普,努力的向罗宾表达着自己的手语,从大体上来看,表达的意思似乎是‘我知道了,快放开我’。
而聪明的罗宾,自然是读懂了乌索普想表达的意思,然后一边放下双臂,一看看向了山治背上的乔巴。
“乔巴。”罗宾轻呼道。
“啊?”
乔巴转过头,一脸不解的看向了罗宾,道:“怎么了吗,罗宾。”
罗宾温柔一笑,道:“他们的伤势都没问题了吗。”
乔巴愣了愣,然后点头回道:“嗯,索隆似乎对电流有一定的免疫力,他并不是伤的很重。”
顿了顿,乔巴慢慢皱起眉头,犹豫的道:“但…他身体里面的伤,却是变得更加严重了,想要彻底恢复的话,至少…需要三个月。”
“三个月!?”山治回过头,一脸惊讶的道。
乔巴重重的‘嗯’了一声,然后沉吟道:“并且,在这三个月内,索隆不能进行剧烈的运动,否则会有内脏破裂的危险。”
“怎么会这么严重!?”乌索普惊声道。
乔巴皱眉,摇了摇头,叹道:“还是多让索隆休息吧,至少…先过了这个三个月再说。”
说完,乔巴一脸沮丧的靠在了山治肩头。
山治轻轻拍了拍乔巴的帽子,柔声道:“乔巴,你不用自责,索隆那个家伙,如果要是真的哪天身上不带伤了,那才不正常呢。”
“喂喂喂,色厨子,你…”
“你闭嘴!”
看了眼一脸嗔怒的山治,然后又看了看萎靡不振的乔巴,索隆撇了撇嘴,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这一刻,娜美和罗宾齐齐走了过来。
娜美轻轻拍了拍乔巴的背,安慰道:“好啦,索隆能够恢复,这不是很好吗,你就不要自责啦。”
乔巴抽了抽鼻子,小声的‘嗯’了一声。
而这个时候,罗宾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个金色的棉花糖,然后慢慢递到了乔巴眼前。
“这个棉花糖要是再不被吃掉的话,那可就化掉了哦。”
乔巴抿了抿嘴,慢慢将脑袋从山治肩上抬起来。
娜美展颜一笑,道:“这是可是大德索罗号才有的金色棉花糖哦,这次不吃的话,那下次可就没机会咯。”
乔巴微微有些动容。
略微犹豫了一秒,乔巴慢慢伸出小短手,接过了那个金色棉花糖。
众人微微一笑。
轰!!!
一声巨大的雷鸣声,瞬间在众人耳旁炸开。
这一刻,娜美等人皆是齐齐捂住了耳朵。
而索隆和山治,则是猛人一惊,急忙向着战场中央看去。
只见,尼治所在的战场,被一道巨大无比的雷柱吞噬。
而布鲁克和甚平,则是站在远处,好奇的观望着。
看着突然出现的恐怖雷柱,索隆和山治齐齐皱眉,心中似乎有了猜想。
索隆被这股突如其来的强大气息惊扰,浑身的肌肉瞬间一紧,直接进入了备战状态。
也是因为动作太过剧烈,导致伤口牵动,瞬间就疼的龇牙咧嘴起来。
山治耳廓一动,听到了一旁传来的响起轻微抽气声,然后转头一看,发现索隆正一手按在刀柄,一手捂住了腹部。
当即便是一惊,急声道:“索隆,你乱动。”
然后,直接抱着乔巴,急忙走了过去。
另一边…
那将尼治身影吞噬的恐怖雷柱,此刻正疯狂的崩裂着大地,木质地面上裂纹四起,木屑迸溅。
在离雷柱不远的地方(桑尼号船头),神情紧张的伽治和伊治,此刻正被陈穆按住双肩,留在了原地。
“呵呵,他不是没尽兴吗,我这就让彻底吸收个够。”
顿了顿,陈穆身子微微前倾,低声道:“你们要是过去了,我可不保证你们能完整的回来。”
说完,陈穆松开了双手,慢慢走向了那道将天捅破的雷柱。
待陈穆离去,伽治张开嘴,大口的呼吸了起来,并且,额头也慢慢浮现出现细密的冷汗。
“好强的压迫力,让我…完全升不起反抗的念头。”伽治神色慌张的自语道。
而一旁伊治,脸颊处也是慢慢滑落了一滴冷汗。
数秒后…
陈穆走到了这雷柱面前,慢慢将手伸了进去。
在一片强烈的电光中,陈穆右手轻轻一握,抓住尼治的面庞,将他慢慢提了起来。
紧接着,恐怖雷柱消散,被陈穆提在半空中的尼治,也是彻底暴露在了众人眼前。
看着双眼翻白、浑身升起阵阵黑烟的尼治,众人微微一惊。
而陈穆,则是微微勾了勾嘴角,嘲弄道:“就这点实力,也敢嘲笑我?”
说完,陈穆右手一甩,直接将尼治甩向了伽治。
伽治焦急的伸出双手,接住了气息萎靡的尼治。
“尼治,你怎么了,快醒醒。”
伊治也是紧锁着眉头,走了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蕾玖也是一脸震惊的走了过来。
“父亲,尼治这是怎么了?”
伽治不答,脸色慢慢阴暗了下去。
就在这时,伊治开口道:
“父亲,将尼治交给我,我带他回去治疗。”
伽治重重的点了点头,将怀中的尼治交给了伊治。
接过尼治后,伊治看都不看一旁的蕾玖,直接起身一跃,跳向了巨大的蜗牛船。
待伊治离开后,伽治深吸一口气,然后才缓缓转过头,对着蕾玖道:
“他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蕾玖一脸不解的看着伽治,看着脸色依旧难看的父亲,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伽治撇了眼满脸担忧的蕾玖,然后迈步走向了陈穆。
“父亲,别冲动…”蕾玖急声道。
伽治不为所动,迈向陈穆的脚步,依然坚定。
看着缓步走来的伽治,陈穆微微眯起了双眼。
就在这时,山治越是抢先一步,来到了陈穆身前。
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山治,陈穆微微一愣。
“山治,你这是干嘛?”陈穆疑惑道。
山治咬了咬牙,语气低沉的道:“大叔,这家伙…交给我吧。”
“哈??”陈穆更加疑惑了。
就在这时,伽治已是来到了山治身前,两人距离不过半米。
看着面色有些难看的伽治,山治冷声道:“我刚才已经警告过你了,让你不要动我的伙伴,既然你不听,那就别怪我了。”
听着山治语气中的恨意,陈穆知道自己要是再看下去,他们指定要打起来。
虽然不知道隐藏任务的完成条件,但陈穆还是决定先稳一手。
想明白了的陈穆迅速跨前一步,挡在了两人中间,同时双手一伸,将两人推了开来。
“有什么事,先等我把船修好再说,行吗?”
伽治沉默不语,山治则是微微摇了摇头,拒绝道:
“不行,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伙伴受伤。”
看着一脸认真的山治,陈穆微微一愣。
受伤?谁受伤了,索隆吗??
想到此处,陈穆急忙转过头。
只见,索隆正面色苍白的盯着自己这边,乔巴正坐在他身侧,似乎在调制什么药剂。
陈穆微微一愣,看向了山治,道:“索隆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下子伤势加重这么多了?”
陈穆虽然能通过空气中的细微电流,去感知到一些视线外的事务,但并不能感知到人体内的情况。
听着陈穆的询问,山治再次紧紧皱起了眉头,没有说话。
陈穆疑惑的看了眼山治,然后警告伽治别乱动,便直接朝着索隆走了过去。
数秒后,陈穆来到了索隆身前,然后慢慢下来身,对着忙碌的乔巴道:
“乔巴,索隆这是怎么了?”
乔巴抽了抽鼻子,泪水再次开始在眼中打转。
“大…大叔,索隆,索隆他…”
陈穆一惊,急忙抓住乔巴肩膀,道:“索隆他怎么了,你快说啊。”
乔巴用力抽了下鼻子,泪汪汪的道:“索隆他…他要三个月才能好。”
陈穆:“……”
那你哭什么啊,不知道的,还以为索隆要没了呢。
陈穆翻了个白眼,道:“害,我还以为有多严重呢,三个月就能好的伤,对索隆来说,这不就是小菜一碟吗。”
陈穆随意的摆了摆手,然后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
“索隆,你不用担心,我今天就能把桑尼号修好,你只管安心养伤就是了。”
说完,陈穆转过身,就要走向山治。
突然,陈穆脑海中灵光一闪,想起了那个垂涎过他‘宝刀’的小女孩。
我有治愈果实了…那是不是。
陈穆一喜,再次转过身,对着索隆道:
“嘿嘿,我想到一个好东西,说不定能让你提前恢复。”
说完,陈穆用将双指放在眼眶处,然后用力撑开。
刹那间,陈穆的双眼一下子‘瞪’得滚圆,就连瞳孔边缘的血丝都看得见。
乔巴被陈穆的动作吓一了跳,然后略微恢复一番后,便认真的看向了陈穆的双眼。
“大叔,你眼角的血丝很严重,你也需要好好休息了。”
“啊啊,我知道了。”陈穆敷衍一声,继续保持着自己动作。
看着举止怪异的陈穆,索隆抽了抽嘴角,慢慢偏了过头去。
被一个男人一眨不眨的盯着,这换成任何一男人,都会受不了的,更别说是海贼世界的第一硬汉,索隆。
陈穆用力睁大着双眼,在维持了几十秒后,渐渐有了酸涩的感觉。
只见他有些惊喜的道:“来了来了,我的眼泪马上就出来了,索隆你别着急。”
索隆当下脸色一变,急喝道:“喂喂喂,你不要以为受伤了,你就可以对我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啊。”
“信不信我砍了你啊。”
说完,索隆抓起一旁白色的长刀,横挡在了自己身前。
“你赶紧给我停下来,不然我可就拔刀了!”索隆急声‘威胁’道。
陈穆不管不顾,依旧保持着怪异的动作。
索隆眼角疯狂抽搐,左手也是颤抖着抓向了刀柄。
就在这时,陈穆嘴角一咧,大笑道:“哈哈哈,来了来了,治愈的泪水。”
说完,陈穆用食指指肚接住了眼角滑落的泪滴,然后急忙伸向了索隆,道:
“索隆你别动,这要是洒了就可惜了。”
索隆一脸嫌弃的侧了侧身子,并用刀柄直接架向了陈穆伸过来的左手。
哪知,陈穆左手一抖,在长刀撞向他手腕之前,提前就将眼泪甩了出去。
索隆一惊,显然没注意到陈穆居然还有这一手。
就在这索隆惊诧的瞬间,眼泪瞬间落在了他那缠满绷带的胸口,悄悄侵湿了一个小点。
“我…我胸口上,居然…居然滴落了男人的眼泪……”
索隆脸上的肌肉,迅速抖动了起来。
就在索隆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报道的时候,一阵微弱的绿光,缓缓从他胸口上绽放。
胸口处顿时生出了一阵暖意,并且慢慢向着他的全身扩散而去。
索隆此时突然觉得,这感觉…似乎还挺不错的。
「治愈果实能力 – 治愈之泪」!
……….
本章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