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冒險者之路展示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半小时后,罗拉已经与一群冒险者来到了出发前的准备区域,看着分发到自己手上的补给品以及周围那些正在有说有笑做着准备工作的临时队友们,这位年轻的女猎手仍然有些发蒙——她今天本来是只打算看看有没有什么在营地附近清除零散元素生物的常规任务的,这怎么一扭脸就被编入危险性更高一级的“推进队伍”里了?
在她身旁的老法师莫迪尔倒是满脸愉快的样子,这位精神头比年轻人还足的老爷子一边把发到自己手上的寒霜抗性药水塞进衣服里一边随口对身旁的冒险者说道:“其实他们发给我这玩意儿根本没用,我可不怕这么点冷空气——还是你们这些体质差一点的年轻人更需要做好防护,极地的气温可不是闹着玩的。路上你们有谁的抗性药剂不够用了可以来我这里要……”
被搭话的冒险者一愣一愣地看着这位目测至少能当自己爷爷的老先生,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把话又咽了回去——超凡者的领域终究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这位看上去白发苍苍的老人其实是掌握着神秘力量的魔法师,在强大法术的加持下,一位老人未必会比所谓的“青壮年”体质虚弱,自己这时候默默点头说不定反而显得礼貌一点……
紧接着,莫迪尔的注意力又放在了始终没开口的罗拉身上,这位老先生脸上带着笑意:“罗拉,你看上去不怎么精神啊——这可不像是一个即将前去执行任务的战士应有的状态。”
“我一开始其实是准备参加营地东区的清理任务的,”罗拉从有些走神的状态惊醒过来,一边尴尬的笑了笑一边无奈地说道,“我可没打算报名参加推进队伍……是您不由分说便拉着我在这边报了名……”
“我咨询过你的意见来着……是我记错了么?”莫迪尔眨了眨眼,有点困惑地敲敲自己的脑门,但他很快便将这些细枝末节的问题抛在脑后,“啊,想不起来了——看来我需要向你道歉,罗拉小姐,你要退出么?现在我们还没出发……”
“不了,”罗拉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知为何,在面对眼前这位日常举止有点古怪的老先生时她总是会产生某种既视感,就好像……在与自己那位年老糊涂却又热心的祖父打交道一般,而自祖父去世之后,她已经很多年不曾产生类似的感觉了,这让她在莫迪尔面前的时候总是不由得放松下来,并被这位行动力超强的老爷子影响,“总归还算是在营地周围。”
“高文·塞西尔大帝有一句话说得很好——富贵险中求,这位小姐,我们来这里可不是享受安逸的,”旁边的一名单手剑士爽朗地笑了起来,“看上去你平常没参加过‘推进队伍’的行动?相信我,这种任务的收益绝对比你在营地附近‘打扫卫生’要令人满意多了,靠近探索边界的地方到处都是更加活跃的元素生物和富集的法力区域,那些东西的实力其实并不比营地周围的魔物强多少,但高度纯化的元素凝核和法力涌源里偶尔冒出来的结晶可比低品质的元素混合物值钱多了……”
“而且运气好的话还能捡到以前塔尔隆德时代遗留下来的珍宝——那些好东西侥幸逃过战火,完好无损地躺在泥浆和冻土里,”另一名女性剑士用更加愉快的语调说道,“那些东西放在洛伦大陆随随便便就能换来一片地产,在这地方却跟烧焦的石头一起被埋在地里……啧啧,真不敢想象这些巨龙在战争之前到底过着怎样奢侈的日子……”
“感觉他们个个都过着国王一样的生活……”“那肯定的,我上次还听一个龙族说呢,他们当初人人家里都有个管家,叫什么……欧米伽智能助理什么的?家家户户都有管家,这样的生活你敢想么?”“不敢想,也想不出来——反正现在都没了……”“就怪可惜的。”
冒险者们的话题总是很容易热闹起来,尤其当这话题跟财富沾边的时候更是如此,这支临时拼凑起来的“部队”很快便热烈地讨论起来,前不久还来自天南地北、身份背景各不相同的人们此刻就如同多年至交般热切交谈,交换着看法,言谈间仿佛已经酝酿起了浓浓的友谊——这份友谊偶尔会帮助他们在接下来的共同行动中提高那么一点生存几率,让自己倒下的时候身边能多出一条拉自己起来的手臂,但在更多的时候,这份“友谊”最大的意义就只是营造出些昂扬的士气,让大家驱散紧张和恐惧罢了。
友谊将起于出发前天南地北的吹牛,止于返回营地之后的最后一次清点——当然,如果大家运气都比较好,能共同活着经历数次这样的“循环”,真正的战场情谊就会被建立起来,并在几次酒肉交错中得到巩固,最终一直持续到大家都死去为止。
这就是冒险者——也包括刀头舔血的佣兵们——所熟悉的生活方式。
但并非所有冒险者都会这样生活,其中也不乏有较为“孤僻”的异类存在,罗拉姑且算是其中之一。
年轻的女猎手不太喜欢这种强行熟络的谈天说地环节,她只是一个人默默地整理着自己的装备:
三份来自营地后勤小组的寒霜抗性药水,这曾经昂贵的炼金产物如今被免费配发给每一位冒险者用于抵御塔尔隆德寒冷的环境;个人防护用魔导终端,在付出少量押金之后租借来的好东西,这现代工业的产物最大的作用是产生一个单人微风护盾,除了协助抵御寒风之外,它还能让使用者在有毒环境中安全生存下去。
这第二个功能尤为重要:在这片危险的废土上,毒性环境常常与冒险者们相伴,安全区边界到处都是泄露的工厂管道、被污染的元素裂隙以及毒性气体涌源,即便是体质强大的超凡者,稍有不慎也会死在这些环境毒害上面。
要想在如今的塔尔隆德废土安全活动,必须保证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防护效果,若是放在旧时候,大部分实力一般的超凡者都不可能仅凭个人魔力实现这种事情,但如今不会疲惫的机器却可以做到此事,它所需要的仅仅是充足的魔力供应以及谨慎细致的检查维护而已。罗拉在这件事上不敢怠慢,毕竟她是知道的,上一个粗心大意的倒霉蛋已经死在了营地附近的一处工厂废墟,还没来得及从这片“冒险者天国”上挖到一个金币,便成了毒性废气的牺牲品,其名字现在还被高高地挂在冒险者大厅最醒目的地方,明年的这个时候,坟头草大概就很高了……
“别闲聊了,检查装备,检查装备。”
一名看上去较为成熟稳重的盾战士注意到罗拉的默默举动,立刻出声提醒着有些散漫过头的临时战友们,于是冒险者们终于稍稍安静下来,开始熟练地检查着那些用于保命的东西。
就这样又过了一小会,代表大门就绪的铃声终于在集结区响起,十余个各自领到任务的冒险者小队开始向营地边缘的出发通道转移。罗拉和莫迪尔与其他人一起离开了大厅后方的集结区,穿过被命名为“武装者小径”的步道,来到了那高大坚固的围墙尽头,一道以合金整体浇铸而成的大门高高耸立在他们眼前,厚重的门板阻隔着营地外面的恶劣天气。
在吱吱嘎嘎的机械结构运转声中,那沉重的黑色大门缓缓打开,呼啸的寒风瞬间扑面而来,即便隔着一层微风护盾,北极地区的寒意仍然令习惯了温暖环境的人们纷纷打了个寒颤。
一望无尽的塔尔隆德废土映入莫迪尔的眼帘,这位老法师忍不住笑了起来,迈步向外走去——
“啊,未知之地……我准备好了!”
……
高墙顶部的瞭望台上,拜伦的目光正投向下方广袤的废土大地,他看到冒险者之门打开,十余个全副武装的小队从大门中鱼贯而出,踏上城镇外那严重污染、遍布废墟的平原,忍不住感慨地叹了口气:“哎……冒险者啊……看到这一幕,总让我忍不住想起当年那些做佣兵的日子。”
龙印女巫阿莎蕾娜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我可不记得咱们当年做佣兵的时候有这样的阵仗和后勤——如此规模的据点,高效率的管理中心,专业化的任务调度和后勤小组,半制式的装备,而且活动区域里还有巨龙可以作为救援单位随时入场,在当年别说佣兵了,正规军都没有这个待遇。”
“别说当年了,现代的正规军也很少有这种待遇——这可是在塔尔隆德,巨龙的土地上,”拜伦笑着收回了视线,看向身旁的红发女士,“我只是稍稍联想一下,回忆回忆那些过去的日子。”
“……阿贡多尔的管理者们开始向西推进控制区了,今天的冒险者小队有将近一半就是朝晶岩山丘的方向推进的,他们的任务是协助清理沿途的魔物并稳固这条通道的安全边界,”阿莎蕾娜随口说着,“看样子巨龙们终于不满足于阿贡多尔这么一座孤悬在废土中的安全岛了。”
“我听说了,那些巨龙似乎打算在一周内打通和晶岩山丘之间的通道,并在那地方设置个通讯站,用于接收来自西海岸的传讯,”拜伦点点头,“如果这个通讯站建立起来的话,阿贡多尔和西海岸那个监控哨之间的联络就方便多了,至少通讯频率可以提升到一天一次……”
“考虑到那个监控哨正在盯着的是什么东西,哪怕一天一次的通讯频率我看也没高到哪去,”阿莎蕾娜摇了摇头,“不过想想现在塔尔隆德这糟糕的环境基础,他们能搞定这种跨越大半个大陆的远程通讯就已经算是奇迹了,不能苛求。”
“也是……但这都跟我没多大关系了,”拜伦耸耸肩,“反正我过两天就该离开了。”
“你要返回洛伦大陆了?”阿莎蕾娜有点意外地看了拜伦一眼,“这么快么?”
拜伦摆了摆手,随口说着:“我是海军司令,我这次的任务就只是护送联盟支援物资以及援建队伍,滞留在塔尔隆德太长时间可不符合我收到的命令——我还得回去复命呢。”
“倒也是,”阿莎蕾娜点头说道,紧接着笑了笑,“那正好我也该离开了,回去的时候我们顺路。”
“你也要离开了?”这次终于轮到拜伦感到惊讶,他忍不住上下看了面前的龙裔女士两眼,“你不是支援队伍的领队么?不留在这里继续协助龙族们的重建工作?”
阿莎蕾娜摇摇头:“就像你一样,我的任务其实也只是将队伍安全带到塔尔隆德罢了——后续的事情会有其他专门负责的龙裔前来接手的。”
“原来这样……我还以为你还要接着负责统筹后续的援建任务,我还好奇呢,你这么个除了喝酒打架之外别无所长的人怎么能干得了这么专业的事情……”
听着拜伦这随口念叨的话语,阿莎蕾娜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微笑,她侧头看着自己这位昔日的“佣兵团长”,咧开嘴笑了一笑,嘴角逸散出凝聚如有实质的魔力焰流,炽热的龙息从她脸颊两侧升腾起来。
拜伦见此景象顿时大惊失色:“哎哎!阿莎蕾娜!不用这么较真!你现在喷我一脸这算外交问题了啊!”
“从你口中听到‘外交问题’这么专业的字眼可真不容易,不过更不容易的是你竟然一次性就叫对了我的名字,”阿莎蕾娜嘴角翘了一下,未成形的龙息随之无声散去,她有些挑衅地抬抬眉毛,“怎么,我当年给你留下的印象难道就只剩下喝酒打架两件事了么?”
“……难不成你打算让我说‘美貌和智慧’?”拜伦仔细想了想,不太确定地说了一句,“你要是让我这么说也不是不行……”
“算了,我想象了一下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的样子,觉得简直像是在骂人,”阿莎蕾娜表情古怪地摆着手,接着突然停了下来,她仿佛陷入思索和回忆,沉默了好几秒钟之后才再次开口,“记忆里的印象……我都快记不清当年和我们一起在南境冒险的那些同伴们都是什么模样了。”
拜伦意外地看了阿莎蕾娜一眼:“你们龙裔不是有很长的寿命么?我以为那些事情对你而言仍然如昨天发生的一样……”
阿莎蕾娜没有回答,她只是再一次陷入了沉思,又过了好几秒钟之后才慢慢开口:“我想去看看他们。”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黎明之劍 起點-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冒險者之路鑒賞
“……你有假期?”
“我可以请——并不难。”
“那我可以帮你申请个入境许可。”
“那就多谢了,团长。”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