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魔臨 ptt-第六百零二章 地牢、黑甲閲讀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魔临
“砰!”
球被打飞,于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落地后带着惯性在草地上滚了很远。
郑凡将球杆横在自己肩上,身边的瞎子随即也挥舞了一杆。
更潇洒,更写意,也更有范儿。
民间有句骂人的话,叫也不瞧瞧自己上辈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这是一种不带具体指定的蔑视,因为就算是世上最强的炼气士,也没办法推算出人的上辈子。
至少,
郑凡一路走到今天,还没听说过谁谁谁是谁谁谁转世的说法。
但可惜,在这里,在这俩拿着球杆的人身上,上辈子是有清晰指向的。
瞎子明显更精致,玩儿得也更讲究细节,重要的是,高端。
郑凡呢,
上辈子要是撇开为生的“画画”之外的兴趣爱好的话,
估计得和大多数人写得老三样差不离:阅读、看电影、旅游。
就是这“旅游”,还得踌躇一下,看看自己的经济条件是否允许将其加上。
“主上,小张公公的差事被赵成顶了。”
“嗯,我示意的。”
“属下明白了。”
瞎子也就这么一问,既然得知是郑凡授意的,也就不用再问了。
四娘是侯府财货上的大管家,瞎子,则是庶务上的大总管,同时,侯府的清净也是他需要花心思的地方。
如果赵成是自作主张想要上位,那就留不得他了。
当然,用赵成顶替小张公公也意味着主上在这件事上,尤其是在家里这件事上的绝对谨慎。
这只是一件小事,一件日常的小插曲。
而这时,坐在轮椅上的孙瑛在陈仙霸的推扶下,也靠了过来。
“主上。”孙瑛开口道。
“有什么事就说。”
郑凡和瞎子拿着球杆往前走,陈仙霸推着孙瑛继续跟着。
“吾弟孙良来信与我,说他德才能力无法胜任玉盘城知府之位。”
“所以,你打算去帮他?”
“玉盘城于晋东,于侯府,于主上而言,太过重要了,属下认为,当牢牢把握在手中,且在此之后,当以玉盘城为门户,对颖都,对三晋之地,进行更为广阔的扩散。”
郑凡看了一眼瞎子,瞎子微微一笑。
不用猜测了,这种布局于未来的,必然是瞎子的手笔。
作为交换条件,孙良从颖都转运使的位置调到了玉盘城知府,望江以东,被默认成了平西侯府的地盘。
好生经营玉盘城是应该的,玉盘城的地理条件本就极好,大成国时,颖都是政治中心,那玉盘城就近乎是经济和文化的中心。
但瞎子和孙瑛想的经营和普通的经营不一样,既然“疆域”正式划分好了,那么,玉盘城在和平时,可以充作平西侯府对外交流的桥头堡,人文实力、细作、等等诸多方面都可以开展,甚至可以进一步地遥控腐蚀和影响到颖都;
而一旦战事开启,玉盘城可以直接化为军事重镇,起到伐楚时颖都的粮草军需转运点的支撑作用。
郑凡现在没打算造反,现在也不是造反的最好时刻,但郑凡也不是什么迂腐和有道德洁癖的人,未雨绸缪,也没什么不好的。
“那就辛苦你了。”郑凡说道。
“请主上放心。”
孙良这个人,郑凡接触过几次,怎么说呢,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莫说现在孙良本就是侯府这条船上的了,就算不是,孙瑛去了后,也能马上压制住自己的这个弟弟掌握玉盘城的实权;
弟弟在前头当提线木偶,哥哥在背后出谋划策,这组合,挺不错的。
郑凡再度挥杆,
打完后,
有些意兴阑珊。
瞎子看出来了,笑道;“主上,我们歇歇?”
“我啊,是没这种富贵命了。”郑凡笑了笑。
奉新城在扩建前,军事防御需求被摆在了前面,所以在规划时,城外预留了大片的空地;
一座城池,人口如果持续扩张甚至是不断地分出内外城一层一层地往外扩的话,其他方面的城市属性肯定会提升,但军事防御方面就会变得千疮百孔。
当初靖南王奔袭后一战而下郢都就是这么来的;
大型城池,除非里面有充足的兵力,否则根本就防守不过来,这里又牵扯到一个悖论,若是有充足的兵力,也没必要去靠着城墙防守了,基本都是在城外列阵迎敌。
开春了,绿草如茵,瞎子邀请,郑凡就答应过来一起打打高尔夫。
“不过是玩意儿罢了。”瞎子又道,“主上,乾楚这次,看来是真的要结盟了。”
“结盟就结盟呗,孙刘联盟最后不也是完了?”
坐在轮椅上的孙瑛眨了眨眼,他没听懂这是历史上哪场结盟。
瞎子闻言,道:
“但孙刘最后输给的不是魏。”
郑凡将球杆丢地上,笑骂道:“就当你祝福我长命百岁了。”
这时,有一将策马而来,正是梁程。
郑凡拍了拍手,道:
“行了,阿程回来了,咱们开始吧。”
开战归来,安抚各路兵马的事宜需要梁程去统筹,现在忙活完了他就回来了,因为奉新城里,还有一件很重要却一直被搁置的事儿要做。
众人回了城,在要入府时,瞎子开口问道:
“主上,这牌匾什么时候换?”
“等册封宣旨的队伍到了后再换,提早换了,显得咱很稀罕这个王爵一样。”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魔臨 線上看-第六百零二章 地牢、黑甲展示
“是。”
侯府内,天天正和刘大虎以及太子一起跑操。
“儿子。”
“父亲。”
“带弟弟回院子,爹有点事儿要做。”
“是,父亲。”
天天听话地牵着太子的手回自己院子,已经换上一身“心心念念”宦官服的赵成迈着小碎步跟在后头。
“大虎。”
“属下在!”
“你也回家吧,对了,把你爹喊来,有事儿。”
“是,王爷!”
“肖一波。”
“在!”
“二夫人三夫人处安排人布置好。”
“遵命!”
随后,
数百锦衣亲卫进入侯府,布置在了密室入口附近,弓弩重盾也都携带。
郑凡站在密室入口处,梁程、瞎子站在其身侧。
很快,薛三提着一个包裹来了,里头叮叮当当作响。
阿铭拿着一壶酒从酒窖处走了过来,很是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在其身后,跟着的卡希尔也是手里拿着一壶酒。
樊力也来了,双斧都在手。
剑圣围裙还没解,拿着龙渊走了过来。
四娘,也来了。
“你歇歇?”郑凡走上前小声道。
“主上,奴家也好奇呢。”
“可你毕竟有身孕。”
四娘看着郑凡,郑凡也看着四娘。
四娘伸手,轻轻抓住郑凡的胸口衣服,扯了扯。
“好吧好吧,但你得往后头站站。”
“奴家晓得了。”
“行了,咱,下去吧。”
郑侯爷走在第一个,其余人全部跟上。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魔臨 愛下-第六百零二章 地牢、黑甲讀書
等到密室下面后,郑凡先给沙拓阙石上了三炷香,人多,也就没再说什么悄悄话了。
“阿力,开门。”
“好嘞,主上。”
樊力上前去开石门,石门处有机关,机关不复杂,但前提是就算你知道破解之法,也得拥有和樊力一样的大力才能打开。
没多久,
当樊力将锁盘转动归位后,
石门后头发出一连串的脆响,缓缓地向下降去,露出了通向下方的甬道。
早年间,乾国有一位御史为了搏出名,向乾国官家上了一封折子,请清查上京城内各家大门户的地窖,地窖越大,不臣之心也就越大。
彻查倒是没彻查,官家也不可能随意地去查臣子们的府邸,但接下来俩月内,运往上京城的土砖比往常多了许多,估摸着不少权贵正忙着填坑。
那位御史的建议,落在郑凡身上倒是合适,古往今来,在府邸下修密室的,确实不少,但大多是后期需要时再开挖的,而郑凡这边,刚开始修建府邸时就着重做了规划。
打开门的樊力站在旁边,看着郑凡,道:
“主上,请。”
郑凡走上前,踹了樊力一脚,
骂道;
“你皮厚,走第一个。”
樊力点点头,第一个下去了,随后是血厚的阿铭;
自甬道向下,可以看见一条条粗壮的链子垂直而落,中间还有一块巨石压阵,最下方,则是一座囚笼。
囚笼内的人,四肢也完全被捆锁起来,脖子也被死死地锁扣着。
黑甲男子从被抓回来起,就是一个禁忌,自雪原运回来的路上,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没人去查看过他;
现在,外头的事儿暂时告一段落,是时候和他好好叙叙旧了。
都市异能 《魔臨》-第六百零二章 地牢、黑甲展示
扈八妹的预言里,这位,才是真正的魔王之一。
薛三拿出了钥匙,递给了樊力。
樊力拿着钥匙上前,先打开了小锁,再依葫芦画瓢,转动起了大锁。
沉重的囚笼,也随之缓缓地被打开。
郑凡开口道:
“大家小心,虽然他身上被钉了钉子,也施加了一些符纸这类的玩意儿,但谁都没办法确定好用,这阵子虽然不吃不喝,可谁也不清楚他是否又偷偷恢复了一些。
他会精神攻势的,先凝神戒备。
瞎子。”
“是,主上。”
瞎子走到所有人面前,闭上了他本就瞎了的眼,一道无形的精神屏障扩散出去。
其余人,也都靠近了一些。
黑甲男子身上的甲胄早就破损不堪,一头的黑发,遮蔽着脸,挂在那儿,像是一具风干的尸体。
剑圣抱着龙渊,仔细打量着那位曾和自己交过手的对手。
薛三打开了自己带进来的包裹,确切地说,是铺开;
里头,是各种工具。
“啧啧,哒哒,蝈蝈……”
三爷嘴里不断地发出各种奇怪的声音,在这空旷的地牢里,不断地回响;
“爷青回,爷青回啊。”
他很享受做这种实验,目标越是强大越是神秘他就越是亢奋。
然后,
其余所有人都站在囚笼外,就薛三一个人拿着工具走了进去。
“切哪里好呢,切哪里好呢。”
薛三先弯下腰,用一把小刀在黑甲男子的小腿位置刮了刮。
紧接着,
薛三敲了敲,声音很脆,一连串地敲击下形成的是一首韵律,卖报的小行家。
“阿程啊,我一直觉得这货的体魄,和你很相似啊。”
薛三喊道。
“叮!”
薛三用刀尖部分刺上去,一声脆鸣传来。
梁程这时也走了进去,伸手,撩开了黑甲男子遮盖住面庞的头发。
对方闭着眼,像是睡着了,面色呈青,如同冰封。
梁程手掌摊开,一段煞气自掌心凝聚,作势想要试探一下。
薛三忙喊道:
“喂喂喂!”
梁程看向薛三,
薛三道:“咱一步一步来,不要跳步,明白?”
梁程点点头,收回了手。
薛三从兜里取出了一个小袋子,里头是白色的粉末,他将其涂抹在对方的小腿上,又对阿铭喊道:“酒啊。”
站在笼子外的阿铭看着自己手中的酒壶,道:
“我相信,水也是可以的。”
“我没带。”
“为什么没带?”
“因为我知道你这个酒鬼肯定会带着酒过来,来来来,待会儿有血的话给你收一壶。”
阿铭将酒壶递过去。
薛三将酒倒在了黑甲男子涂抹过白色粉末的小腿上,
随即,
“滋滋滋滋滋”的声音不断传出。
原本坚硬如顽石的肌肉,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软化下来。
“什么东西?”剑圣开口问道。
瞎子回答道:“腐尸水。”
“那种白色的粉末加水就能起作用么?”剑圣问道。
“是。”
剑圣点点头。
瞎子道:“用来对付肉身强大的武夫,可能会出奇效。”
剑圣摇摇头,道:“有违道义。”
“稍后会为您准备一份。”
“我不要。”
“这种粉末数量不多,在您手里多一点,流传出去就少一些,江湖的道义,也就更多一些。”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魔臨 純潔滴小龍-第六百零二章 地牢、黑甲
剑圣点点头,道:“好。”
肌肉软下来后,薛三用匕首开始切割,很快,就切下了一块肉,他用绢布包好,又用酒壶接了一些从伤口处溢出的黑色鲜血。
血液的数量不多,流了一会儿也就不流了,但已经足够了。
薛三完工,将绢布包小心翼翼地塞入自己的怀里,起身,将酒壶送还给阿铭。
阿铭接过酒壶,道;“为什么选择在脚那里放血?”
“我去,你真想喝啊,这血大概率有毒的。”
“蜈蚣也能拿来泡酒,问题不大,就是距离脚太近了。”
“其他地方我怕不小心真给他彻底折腾死了。”
薛三走出了囚笼,里头,就留下梁程一个。
郑凡开口道:“阿程,你试试看用煞气对他有没有反应。”
有一种感觉,这玩意儿,可能是僵尸的某种形态,不一定是纯粹的僵尸,但在表现方式上,真的和阿程太相似了。
追击途中,有个女祭祀一般的存在,总是以自己的鲜血为献祭再辅以其他人的新鲜血液对其进行唤醒,这种召唤邪物的方式,真的过于熟悉。
梁程伸手,将蕴含着煞气的手掌贴在了黑甲男子的额头。
煞气开始注入,
但黑甲男子依旧闭着眼,无动于衷。
梁程转过身,看向身后的众人,摇摇头。
没效果。
梁程走了出来;
阿铭放下酒壶,从卡希尔那里拿来了一个水囊,看看卡希尔的烈焰红唇,就晓得里头装的不是酒。
他走了进去,用鲜血,浇灌在黑甲男子的额头。
黑甲男子依旧无动于衷,阿铭仔细观察了几下,确认其没有在吸收血液。
卡希尔有些疑惑道:“会不会,已经死了?”
薛三马上道;“不会,你们不在的这些日子里,我察觉到过,他有过动静,看门的那位也做出过反应。”
这时,
好看的小說 《魔臨》-第六百零二章 地牢、黑甲鑒賞
樊力挠挠头,走了进去。
郑凡看了看瞎子,瞎子皱了皱眉,事先,并未安排樊力什么事儿。
但樊力有时候确实是能大力出奇迹,所以,不妨让他试试。
走入囚笼的樊力,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臂膀和腰,
而后,
攥起了拳头,
对着黑甲男子的脸,
“砰!”“砰!”“砰!”……
一连串的暴击后,
黑甲男子的脸,青色褪去了一些,淤红色开始出现,同时脸部的肌肉和骨骼,也出现了位移。
但,依旧没醒。
樊力揉了揉自己的拳头,咧了咧嘴,疼的。
郑凡手托着自己的下巴,陷入了沉思。
这时,薛三开口道;“主要,要不要把……”
“不行。”
郑凡直接否决了;
他的建议,是将天天抱过来。
那一晚,薛三发现了天天,似乎和这东西,有着某种呼应。
但天天,是郑凡的逆鳞,老田将孩子托付给他,不是让他来做什么实验的。
“我再试试。”
郑凡将魔丸取出,缓缓地走入囚笼。
“儿子,试试看,能不能唤醒他。”
红色的石块飘浮起来,魔丸的身影也随之显现,他看着郑凡,摇摇头。
郑凡点点头,示意魔丸回到石头里。
然而,
正当郑凡转身准备走出囚笼时,
忽然间,
自黑甲男子身上溢散出黑色的影子顺着锁链蔓延向整个囚笼,囚笼的门,仿佛被一股力量牵引,快速地闭合。
“吼!”
樊力发出一声怒吼,双臂马上拉住了囚笼门,剑圣眼疾手快,龙渊直接出鞘,卡在了门上。
门,
没能封闭。
黑色的影子,瞬间收回,消散无踪。
郑凡伸手,掸了掸自己袖口上的灰尘,强行按捺住有些发颤的小腿肚子,
面带微笑,
尽量做到声音不发颤,且轻松愉快,
道:
“哟,想玩擒王先擒贼么?”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