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首輔嬌娘-445 太子之怒(三更)鑒賞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首辅娇娘
太子妃花容失色!
怎么会这样?
不是萧六郎吗?
不对,应该说不是阿珩吗?
怎么会变成宁王!
她第一反应死死盯着床上的奸夫,太子的眸光更冷了!
太子的喉头都涌上了一股腥甜,他感觉自己摇摇欲坠,就快倒下了。
超棒的都市言情 首輔嬌娘 txt-445 太子之怒(三更)分享
他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不是在做梦,这是真的,这他妈是真的!
他的琳琅,赤诚温柔的琳琅,知书达理的琳琅,与他琴瑟和鸣的琳琅,怎么能背着他与别的男人做出这种事来?
一切发生得太快,他甚至都没反应过来。
巨大的怔忡下,浑身的血液都好似凝固了!
温琳琅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把刀子,狠狠地戳着太子!
说疼,好像不是,说不疼,又快要直不起身子。
太子的眼眶都红了,他踉跄了一下,撞上了身后的木门。
又是一声巨响,太子妃终于从萧六郎变宁王的怔愣中回过神来,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那些荒唐的行径、疯狂的话语都被太子听见并且撞见。
她的脑子里有些乱。
那些话不像是她说的。
她说不出如此露骨的话来。
可她偏偏就是说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还有宁王和太子……
一切的一切都充斥着一股难以解释的诡异。
可事出紧急,她一时半会儿没功夫去理清,她看着如遭雷劈的太子,眸光一动,将滑落的衣裳不着痕迹地拉上去。
随即,她下了床,红着眼眶来到太子面前,伸手去拉过太子的手:“殿下,你听我解释……”
太子几乎是下意识地避开了她,这么一避,他又无可避免地撞上了门板。
方才就撞疼的部位感受到了加倍的痛楚,这股痛楚令他瞬间清醒,他难以置信地看向温琳琅,满脸受伤:“你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做?
她根本就不想这么做!
天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不过是去买点东西怎么就突然失去意识,等醒过来就是方才–––
太子妃双眸含泪地控诉道:“殿下,你相信我,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我是被人暗害了……”
太子道:“暗害?有人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说出哪些话吗?”
“有人绑住了你的手脚,不许你从这里逃跑吗?”
“你是自愿的温琳琅!孤都听见了!你说你心里有他!你一直喜欢的人是他!”
太子说着,整个人都崩溃了,他生下来就是皇后嫡子,有着无与伦比的尊贵,又有宣平侯这个强大的舅舅为他撑腰,他几乎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从来没经受过任何打击。
他还没小七那么调皮,因此受到的责罚都很少。
他顺风顺水了二十多年,一朝剧变,简直是连天都塌了!
“奸夫是谁!”他猩红着眼眶问。
太子妃浑身一抖,下意识地往右移了一步,挡住了太子的视线。
太子是因为听出了她的声音才认出他,事实上屋内光线太暗,太子还没看清楚床上的人是宁王。
太子妃的脑子再混乱也明白决不能让太子发现那个男人是他的亲哥哥。
否则,这就不是普通的“误会”了,是灭顶之灾!
太子平日里没那么敏锐,可今日他受了刺激,竟是注意到了太子妃不着痕迹的动作。
是心碎了也好,是男人的自尊受挫了也罢,总之他这会儿在巨大的气头上,连对温琳琅的怜惜都没了。
他粗鲁地推开了太子妃,大步流星地走上前。
顾娇给宁王注射的剂量比较大,足足两倍,因此他比太子妃晚一点清醒。
他约莫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他自认为对顾娇将计就计,却不知从这个念头开始的一霎就落进了对方的陷阱。
他能查到萧六郎的下落,是因为顾娇让他查到了萧六郎的下落。
他让暗卫抓走的那个人只怕根本不是真正的萧六郎,只是一个替身。
关于这一点,宁王倒是猜中了。
这还是双刀门给顾娇的灵感,原来江湖上有一种东西叫人皮面具,主材料是鱼胶与鱼皮,做得很仿真,不仔细看看不出来,动作太大会露馅儿。
但小心一点就没事了。
顶替萧六郎被抓的是顾承风。
这会儿早逃得没影了。
宁王知道太子朝自己走来了,他明白自己不能让太子瞧见,否则他再受宠也洗脱不了自己的罪名!
他抓起身上的被子,在太子靠近的一霎猛地罩住了太子的头!
紧接着,他下了床,快步朝门外走去!
却听得嘭的一声,他面朝下直勾勾往地上扑倒了!
操!
谁把他的脚绑住了!!!
这一跤摔得不轻,宁王的脑子都摔懵了!
太子是忙则乱,半天才把被子从头上扯下来,他的发冠都被扯松了,头发乱糟糟的,一脸狼狈。
他顾不上皇家仪态,先伸出脚来,狠狠地踹了对方一脚!
偷袭太子!
活腻了!
不对,他踏马都睡了他的女人,可不是活腻了吗!
“好好好,孤倒要看看,你这个胆大包天的奸夫究竟是谁!”
太子妃这会儿扑过去已经不可能了,毕竟她不会武功,根本拦不住太子。
至于宁王,他都摔懵了,还能咋滴?
太子也懒得用手去抓他,直接又补了一脚,将对方踹翻了过来。
不看不打紧,一看,又是一阵五雷轰顶!
“大、大哥?”
奸夫是宁王所带来的震惊比发现太子妃给他戴绿帽所带来的震惊还大,他没法儿接受眼前的事实。
宁王趁他愣神的功夫,咬牙抽出腰间的匕首割断了脚上的绳索!
其实若只看一眼并没什么不能挽回的,大不了事后宁王告诉太子,说自己是无辜的,奸夫只是戴上了与他相似的人皮面具。
宁王自始至终只说了一个好字,从太子的反应来看,他是没听出自己声音的。
他当务之急是赶紧离开这里,想法子给自己做不在场的证明。
然而太子拉住了他。
“大哥,是你吗?”太子愣愣地问。
宁王撇过脸,不去看太子。
太子却捋起了他的右手袖子,宁王十一岁那年曾带着几个弟弟去骑马,那会儿太子与瑞王都还小,只有八岁,二人的马撞在了一起,差点从马上摔下来。
为了救他们两个,宁王受了伤。
太子记得宁王的右小臂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
这么多年过去,疤痕早已淡了许多,但依旧能看见的。
看见那道疤痕的一霎,太子的眼泪终于再也控制不住,吧嗒一声落了下来。
“为什么……大哥……为什么……”
他的心好痛啊……
为什么是琳琅……
为什么是大哥……
他与大哥虽非同母所出,但他心里一直敬重大哥的人品,他并不讨厌这个大哥,没想过身为太子的自己对他做些什么。
哪怕母后日夜叮嘱他,庄贵妃与宁王不得不防,他也从未真正放在心上。
今天的变故对任何人来说都挺突然的,好像一夜之间所有的遮羞布都被扯下来了,皇室内部的狰狞与丑陋全在这一刻展露无遗。
太子被保护得太好,他一生唯一做过的出格之事就是与温琳琅私相授受。
但那也是发乎情止于礼,他是以朋友的身份与她相处的,在将温琳琅娶进东宫之前,他没碰过温琳琅的一根头发!
如果不是萧珩死了,如果他与温琳琅各自婚嫁,他再惦记她也不会用这种法子去染指她!
他无法理解宁王的行为。
当然他也理解不了温琳琅的。
这两个人、这两个人都把他当什么了!
“你们、你们太令我失望了!”
他哽咽着说完,抬手抹了眼眶里的泪水,转过身愤然离去!
不能让他把这件事宣扬出去!
电光石火间,宁王的脑子与身体同时做出了反应,他一步迈上前,将太子拽了回来,对门口的温琳琅冷声道:“把门关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