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我的師門有點強討論-414. 這劍氣有點衝閲讀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几根粗大的石柱拔地而起,隐有冲天之势。
柱身光滑,但许是因为风吹雨淋、时间流逝的缘故,石柱的柱身上有不少裂痕和风蚀的痕迹,柱头的一端则全是断痕,给人的感觉就好似一柄长剑的剑尖被斩断,剑身也满是斑斑锈迹一样。
很有一种时光沧桑的凄凉感。
根据藏剑阁收集的洗剑池攻略记录,这种地方被称“剑柱”,其具体功效是固定地脉节点的灵气。
因为洗剑池秘境里,灵气节点并不是固定的位置,而是需要剑修们自行寻找。
但秘境那么大,在凡尘池的区域内还好,基本不会缺乏灵气节点,所以很容易就能找到可以淬炼的地方。但随着洗剑池秘境的深入,灵气节点也原来越少,所以如果没有一点特殊的寻找技巧的话,那么结果凄凉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对洗剑池有所了解的剑修,便都知道要如何寻找。
苏安然自是不懂。
但好在藏剑阁长老卖的那个攻略帖里有讲解。
里面便提到了“剑柱”这种特殊景观。
作为用来固定洗剑池地脉的节点的产物,凡是有“剑柱”在地方,附近必然会有最少一个灵气节点——在凡尘池的地域内,这个数量很可能会翻好几倍,在一个“剑柱”附近有七八个灵气节点也是正常的。
不过,并不是什么“剑柱”都可以当参照物。
如苏安然眼前所看到这些给人锈迹斑斑之感的剑柱,便被称为“折剑柱”,意思是剑已折,代表着这处地脉节点已被荒废,因此自然也就无法汇聚地脉灵气,形成可供剑修们洗练飞剑的灵气节点。
苏安然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遍剑柱后,便再度御剑升空离开了。
这些“折剑柱”都是上一次洗剑池开启时所遗留下的产物了,自然没有任何价值可言——大概是因为如今的洗剑池有所破损,成为了残界的缘故,所以每次洗剑池闭境后,在失去了玄界供应的灵气,整个洗剑池就会灵气尽失、地脉萎缩,所以这些剑柱在失去了地脉的地气和灵气滋润后,也就会逐渐失去灵光,变成折剑柱。
只有当洗剑池再次开启后,秘境与玄界连同,灵气再次进入洗剑池秘境,让地脉复苏后,剑柱才会重新生长起来。
但诡异的是,每次洗剑池开启,地脉复苏后都会改变走向,孕育出新的剑柱,而随着新的剑柱出现,已经成为折剑柱的那些老剑柱也会纷纷化作沙砾。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那名藏剑阁长老说没有灵气节点位置攻略的原因。
毕竟这种“肉鸽模式”谁也无法保证上一次的探索经验就是有用的,唯一能够总结和重复利用的,就只有一些已经被固定起来的套路和参照点而已。
此时,苏安然便位于星辰池的范围内。
在洗剑池内,各个区域都有着非常明显的景象变化,不可能认错。
像星辰池和凡尘池之间的交界,便是昼夜之分。
同样的原野地形上,有山脉、河川、峻峰,但却是呈现出截然不同的两种天色——晴朗的星空上,仿佛有一道笔直的分界线划分出昼夜二色:一边是晴空万里,一边则是繁星夜景。
站在凡尘池区域的天空下,抬头依旧可以观看到远处星辰池范围那繁星闪闪的夜空美景。
但却无法感受到星辰池那明显远超于凡尘池的灵气。
唯有置身其中时,方能明显的察觉到一线之隔的两种变化。
只不过,星辰池的地域内还有折剑柱的存在,便证明刚开启不久的洗剑池还没有全面复苏——至少星辰池的地脉还没有彻底复苏,所以新的石柱还未诞生,这些折剑柱也就还没有消散。
苏安然刚才已经检查过这些折剑柱的情况,上面的沙化现象非常严重,虽说表面上看起来的石柱依旧光滑,但实际上用手一摸,便会刮下一大层沙砾,很有一种粗糙的手感。
熱門玄幻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愛下-414. 這劍氣有點衝
石乐志估摸着大概两到三天内,这些折剑柱就会彻底消散。
但为什么是两、三天这个时间,石乐志却是自己也说不清楚。
不过考虑到石乐志的记忆缺失情况,苏安然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正常情况下,整个洗剑池在开启后的五到七天内,便会逐步复苏开始出现灵气节点,时间上有前有后,但一般最晚不会超过十天。不过比较有意思的是,洗剑池在开启三天后就会变成只许出而不许进的状态,所以往往那些想要通过洗剑池进行淬炼飞剑的修士,都必须在三天内进入洗剑池。
虽说因为洗剑池每次开启都是处于“肉鸽模式”的状态,所以就算抢先进入洗剑池,也并不一定能够抢到先机。
但这么多年了,总会有一些骚操作套路。
例如,可以提前了解一下自己的竞争对手都有谁,再决定是否要参与到天罡池、地煞池的灵气节点争夺。
又或者,有那么一群人脑子转得实在比较灵活,一点材料也不带,就进来洗剑池等着抢其他剑修的材料——藏剑阁制作的攻略玉简里也有提到过这一点,还称此法极为不可取。甚至还举了几个例子,其中之一就是曾经有那么一群人打算效仿取得成功案例的前人准备进行这种无本买卖,结果那一次好巧不巧的遇到了魔女。
攻略帖里没说后来如何,但苏安然用脚指头想也知道后来的故事是什么样的。
虽说之后这种无本买卖的行为近乎绝迹,但却也衍生了其他的套路:联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洗剑池开启时,总会有那么一批实力较强的剑修彼此联合起来,然后这群人组成一个攻守同盟阵营,之后便会霸占大量的灵气节点,以供同阵营的剑修使用——但这种攻守同盟阵营,往往并不止一个,而是会有两个、三个,最多的一次据说有六个之多。
可想而知其竞争有多么惨烈。
藏剑阁将此事清楚详细的记录在攻略玉简内,但却并不对此行为进行任何置喙,稍微聪明点的人便已经意识到藏剑阁是在暗示什么了:如果你孤身一人无依无靠,又对自身实力有点自信的话,那么便可以选择一个阵营加入。
这种抱团行为,如今算是洗剑池的主流。
当然,如果实力不济没人要的话,也可以选择另一种方式。
由“抱团”所衍生出来的新方式。
雇佣。
只要愿意花些钱,自然也可以请人帮忙抢占一个灵气节点——苏安然将这种方式称为“躺尸包团”。
可以说,一个洗剑池秘境,是真的可以看尽人生百态。
……
苏安然就这么一边看着玉简内所谓的“攻略”介绍,并且从中总结提取中心思想,一边就在留意周围的情况。
洗剑池并不禁止御剑飞行,可以说整个小秘境内除了两仪池那边比较危险外,其他几个区域都没有任何禁制痕迹——如果不怕被其他剑修杀死的话,通窍境也可以进入到天罡池。
在洗剑池,真正需要担心的,反倒是人祸。
“夫君。”神海内,石乐志的声音突然打断了苏安然的注意力。
“怎么了?”苏安然问道。
他现在已经跟石乐志拥有极高程度的默契了:通常情况下,石乐志都不会干扰也不会偷窥苏安然的事,但在秘境或者某些险地里的时候,石乐志则会替苏安然负责监视工作。毕竟无论在经验还是见识方面,石乐志都能够比苏安然更容易发现一些很容易被忽略的细节和漏洞。
基本上,有石乐志从旁协助,苏安然几乎不存在被偷袭的可能性。
除非有人以阵法封禁了苏安然的感知能力。
所以此刻,石乐志开口,则必然有苏安然没注意到的事情。
“前方大概三公里外,有人在交手。”
“洗剑池内纷争不少,这一路下来我们都看过十几场交锋了。”苏安然有些不以为然,“三公里外有人交手,又……等等,是我认识的人?”
苏安然下意识的说了一句,但很快他就醒悟过来。
石乐志很少说废话。
之前他们便已经看到过有几场堪称惨烈的围杀,但石乐志都没有开口表示,所以此时突然开口提及这一句,那么其下意思自然有所不同。
“嗯。”石乐志笑道,“是夫君熟悉的人呢。”
苏安然想了一下,道:“那我们去看看吧。”
御剑疾驰。
三公里的距离也不过只是眨眼即至。
所以苏安然很快就看到了,不远处正有十来道身影正在交手。
其中一方只有两人,另一方却足有九人之多。
九人的一方里,有四人御空而立,施展御剑术攻杀那只有两人的一方。不过这人的飞剑,却全部都被另一人以更为精妙的御剑术运剑挡下,不然对方影响到自己的同伴。
而立于地面之上的一人,则是以一己之力独斗另外五人。
从表面上看,似是这九人气势如虹,已经彻底压制住了两名对手。
但落在像苏安然这般眼光见识已达到一定水准的剑修眼中,却是不难发现,陆空两场战场各有优劣之际,却又是彼此互相影响:御空的四人只能与另一人的飞剑持平,双方都奈何不了另一方,自然也别想能够对地面战场进行支援;而地面战场上,却是独自一人的那方正渐渐取得优势,要不了多久就能够打破局面。
而以五人之能却也不过勉强持平的局势,一旦被对方斩杀一人打破局面的话,那么战斗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而一旦地面战场结束,获胜的一方自然便能腾出手来支援空中战场。
战场双方都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御空的四人此时也是开始拼命,想要打破封锁线,给予地面战场压力。但很可惜的是,明明这四人的对手只有一位,可对方就是表现出极为强大的韧性,硬生生的挡住了对方四柄飞剑,强行撑起了战场。
“真是精妙的御剑术。”石乐志观察了一小会,不由得开口赞叹了一声,“那是分光剑影吧?”
御剑术,其开创理念乃是以神识意念操纵飞剑对敌的一种手段。
但大多数剑修学习御剑术,其实纯粹就是为了“御剑飞行”四个字而已,很少会有人专门去钻研这门技巧——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御剑术在玄界也渐渐脱离了大众的视野,更不知从何时起就被误认为所谓的御剑术就是御剑飞行。
不过这并非说剑修们就真的遗忘了“御剑术”的本质。
像这种要展开立体式攻击的情况——例如地面作战空间已经不足,只能从天空或者地底发起进攻的时候——御剑术自然也就拥有了大放异彩的时刻。因为剑修不需要持剑出手,自然就可以节省战斗的空间身位,毕竟运使一柄飞剑出招,怎么都比剑修自己持剑要方便一些。
唯一可惜的是,在施展御剑术时,真气的过渡和剑技的施展,都无法避免的会有些微迟滞。
就好像延迟。
但立于空中以一敌四的那人,石乐志之所以称赞其“御剑术精妙”的原因便在于,对方的御剑术完全不见任何延迟。
一招剑法挡下了一柄飞剑的瞬间,剑锋一旋便是一道剑气破空而出的拦下了另一柄飞剑,之后则是趁着着旋飞斩出剑气的空隙,飞剑一退一挡一牵,便架住了第三柄飞剑后直接撞向了第四柄飞剑,然后再接着三剑相交时产生的震荡作用力,轻而易举的脱开纠缠,接着又回头朝着已经重整完毕的第一柄飞剑杀去。
只听得半空中一阵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响声,以及无数火花飞溅、剑光闪耀,这四柄飞剑就硬时无法攻破只有一柄飞剑的拦截圈——不看战斗的情况,只听声音来判断,不知情的人甚至会以为这是数十柄飞剑在交锋。
“夫君,还不出手相助吗?”石乐志笑道。
“确实,再看下去就实在是有些不厚道了。”
苏安然微微点头,然后意念一动,一道剑气破空而出。
苏安然发出的这道剑气,虽说是无形无质,但剑气的波动痕迹实在太过明显,以至于刚一接近战场,在场的几人便已经发现这道突如其来的剑气。
但地面战场上的双方在看到这道剑气时,双方的反应却是截然不同。
“哇——!”
原本以一己之力轻松压制住对面五人的那名剑修,当即发出一声尖叫后,竟是头也不回的迅速脱离战场,而且还一副吓坏了一般疯跑,根本不敢回头。
空中战场的那人,反应也同样如此。
只见剑光一闪,那柄飞剑便不再与另外四把飞剑纠缠,而是直接飞到了对方的足下,载着对方迅速远离战场。
与之交锋的九名剑修,此时就算再蠢,也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但他们此刻再想脱离战场,却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
当一声爆炸轰鸣声响起之时,烟雾已经彻底弥漫住了整个战场。
精品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414. 這劍氣有點衝
不过更加过分的是,在苏安然看到两名友人脱离战场的那一瞬间,他便已经开始源源不断的放出更多的剑气开始进行覆盖式饱和打击了。
所以第一声爆炸声响之后,后面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就彻底淹没了这处战场。
空中四人或许还能侥幸逃过一劫,但地面战场的五人直面苏安然导弹剑气的正中心,他们自身的实力又没有强到哪去,其下场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不过苏安然一口气放出如此多的导弹剑气,自然不可能只想解决地面战场的五人,他是直接连空中战场的那四人也都一同列入了打击目标。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