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 ptt-第494章 我被明靜的三觀碾壓了(感謝“揍迪巴拉爵士的雨姐”打賞盟主)展示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弄死他!
贾平安真的想这么喊一声,然后看着阿福一路追杀沈丘。
沈丘看似很平静,贾平安却发现他的身体紧绷,手臂僵硬,这是随时准备出手逃窜的意思。
“阿福!”
阿福过来,被爸爸揉揉脑袋,又滚滚而去。
沈丘进来,皱眉道:“你家怎地死气沉沉的?”
“等明年你再来。”
明年家中会多两个混世魔王,老贾家的日子会‘红火的’一塌糊涂。
想到那哭嚎声,贾平安就觉得头皮发麻。
但种子是自己的,什么罪都该自己受着。
“今日陛下提了一句废后,被褚遂良喷了回去。”
关我屁事?
这等事儿贾平安觉得自己没法掺和。
关键是他知晓阿姐定然会成功。既然如此,那我还努力做什么?
寻个富婆不香吗?
“咱在你的身上看不到半点上进心。”
沈丘冷冷的道:“你要知道,昭仪在外面的对头很多,没有上进心,昭仪就会……”
“有了上进心,陛下会给我升官吗?”
沈丘冷着脸,“不会。”
贾师傅坐镇百骑,给李治和武媚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助力,所以贾师傅哪怕是在辽东立功了,依旧看不到转岗的希望。
“我希望去教坊司。”
教坊司里全是美女,每日去洗洗眼睛多爽。
“少说闲话。”
“是我先说的吗?”
不是。
沈丘淡淡的道:“褚遂良太得意,要给他一下。”
“是啊!”
贾平安随口应和。
“要让他灰头土脸。”
“没错。”
沈丘一番话算是白说了。
就你也想让我主动跳坑?
贾平安只想笑。
“褚遂良说昭仪乃是先帝的女人……此等人怎配后位?”
“弄死他!”
话一出口贾平安就知道错了。
沈丘飘然而去,“咱回宫禀告去了。”
卧槽!
弄死褚遂良……回头长孙无忌得弄死老贾家全家老小。
我这张嘴!
……
“陛下,贾平安说弄死褚遂良。”
李治抬头,烛光中,那张脸看着分外的冷峻,“他不敢!”
沈丘灰溜溜的出去!
“大言不惭,去告诉武媚。”
那小子要倒霉!
王忠良屁颠屁颠的去了武媚那边。
武媚的肚子很大了,大的触目惊心。
王忠良见了头皮发麻,连说话的声音都小了些,“昭仪,先前武阳侯说要弄死褚遂良。”
武媚没好气的道:“他这就是废话,都是废话!”
弄死褚遂良,回过头老贾家全灭,这个结果现在就可以确定了。
“昭仪,武阳侯怕是喝多了。”邵鹏觉得但凡有一个菜,贾平安也不至于喝成这样啊!
“多半是。”
武媚拍拍案几,“明日你去告诫他,不许喝酒!”
喔嚯!
安逸了!
邵鹏心情大快。
第二天他出宫往百骑去。
走没多远,就见几个官吏聚在一起说话。
那小眼神怎么如此的警惕呢?
八卦之火在熊熊燃烧,邵鹏缓缓靠近,耳朵立着。
后面一个官员看着他的背影,“这人耳朵立着,怎么像狗一样?”
那几个官吏在嘀咕。
“说是皇后无子坐不稳。”
“那不是有假子吗?”
“你看看历朝历代,假子能作数?”
“也是哈!可那也是陛下的儿子啊!”
“陛下的儿子多了去,可太子只有一个。”
“别吵,听他说外面的事。”
那个官员低声道:“皇后无子不稳,再说也色衰爱弛了,你们想想,整日见着一个自己不喜的女人出现,会如何?”
一个小吏骂道:“那就让她自家别出来碍眼!”
“可那是皇后。”官员说道,“外间说陛下想废后,换个能生儿子的。”
“那就是萧淑妃和武昭仪。萧淑妃说是没了爱宠,多半是武昭仪。”
“可有人不同意。”
“为何?”
“说是……”
官员的声音越发的小了,正在偷听的邵鹏只能隐隐约约的听到些。
“……长孙相公家……孙女……鸡鸡……”
邵鹏把这些词句汇总,越发的觉得内容让人心惊。
他转身就回去。
“昭仪。”
“告诉他了?”
对于阿弟喝多了大放厥词的恶行,武媚觉得需要用禁酒来惩罚告诫。
“昭仪,奴婢刚在外面听到一番话。”
“说吧。”
武媚起身,周山象赶紧扶了一把。
邵鹏跟在侧面,微微弯腰,“外面有传言,说皇后无子,陛下就想废后,就是昭仪最有希望。可长孙无忌什么孙女,还什么鸡鸡……”
“不学无数!”武媚皱眉,“那是及笄!”
蠢人!
周山象横了他一眼,觉得自己的智商能碾压了邵鹏这个蠢货!
“是!”
邵鹏神色平静的看了周山象一眼。
“去陛下那边。”
一群内侍和宫女出动了,护着武媚出去。
周山象抽空和邵鹏碰头,得意洋洋的道:“你这个蠢货,连及笄都不知道,还鸡鸡,鸡鸡……”
边上一个内侍笑喷了。
“滚!”周山象横眉冷对。
邵鹏淡淡的道;“昭仪这几日心情不好,我说了那话之后,昭仪如何?”
周山象一怔,“好像很惬意。”
“咱们做奴婢的,要紧的是什么?要紧的就是让昭仪高兴。”邵鹏看了她一眼,仿佛在说你这个蠢货。
“你是故意说错的?”
邵鹏叹息一声,“你现在才明白。”
周山象脸红了。
到了李治那里,二人不知商议了一番什么,王忠良去了百骑。
“武阳侯。”
贾平安一脸兢兢业业的模样。
“陛下说,外面的谣言怎地起的这般恰到好处,谁做了好事不留名?”
“臣。”
贾平安没有隐瞒,“那些话是臣令人去传的。”
果然是他!
王忠良看着贾平安,良久说道:“好手段!”
回头他进宫禀告了此事。
“果然是他。”
李治笑道,“从辽东回来之后,贾平安就懒散了许多,一下衙就往家里跑,不时还去东西市买些孩子用的东西。朕昨夜令沈丘去了贾家,点醒了他。”
“于是他说要杀了褚遂良?”武媚觉得这事儿真的很无稽,回头就去收拾那个小子。
“是啊!”李治觉得这个臣子还是非常不错的,“他话是这般说,朕不以为然,谁知道回过头他就弄了这么一出。晚些看看热闹也好。”
“臣妾若是能去就好了。”
武媚想看看那些臣子会是什么反应,比如说长孙无忌。
……
“老臣绝无此心!”
晚些朝会上,长孙无忌免冠喊冤。
李治冷冷的道:“朕自然知晓此乃无稽之谈,谁传的?”
众人默然。
李勣看着长孙无忌,突然想起了皇室和长孙家族联姻颇多,要是再来个长孙家的皇后……
这个大唐是谁的?
他在观察着那些宰相,褚遂良等人的眼中闪烁着意动之色,恨不能长孙无忌干脆就提议,把自家女子弄进宫去,随后母仪天下。
“此事令人震怒,王忠良。”
“陛下!”
李治冷冷的道:“告诉百骑,查探此事。”
这不是贼喊抓贼吗?
……
百骑接到了差事,就大张旗鼓的去查。
“谁敢传谣,回头全家拿下!”
“东西市的都要告诫,谁敢传长孙相公的谣言,封店没商量!”
百骑进了东西市,一家家的警告。
明静觉得这样也不错,“此事应当就烟消云散了吧?”
妹纸,你的段位真低。
贾平安淡淡的道:“许多时候,谣言止于事实。人皆有好奇心,越禁止会越传的离谱。”
他抬头看着长安的天空。
“你在看什么?”明静跟着看了看,被刺激的泪流满面。
“你蠢的吗?”贾平安无语,“要眯着眼看,眯眯眼懂不懂?”
“懂。”
明静眯眼试试,发现贾平安的目光再度扫过自己的太平凶。
“贾平安!”
明静跳脚!
贱人,回头老娘弄死你!
贾平安叹息一声,“我看到了八卦之火……”
“什么火?”
“八卦之火!”
“什么意思?”明静忘记了想弄死他,一脸八卦的问道。
这妹纸很明显的有些轴。
贾平安说道:“谣言会传的更厉害!”
明静冷笑,“我信你个鬼!”
“打个赌?”
“什么赌?”明静眼睛一亮,“百骑贷吧。”
“百骑贷也行,可你输了能为我做什么?”
贾平安舔舔嘴唇。
明静挺胸,冷笑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所以别装色魔的模样来吓唬人!”
这个女人变聪明了。
“你在百骑也有脏衣服。”
“洗衣服啊!”
贾平安不禁想到了那个洗衣服最后自己洗的笑话。
“也行。”
明静的眼中多了得意,“若是你输了,回头借一贯钱给我!”
“好说。”
第二日,贾平安到了百骑,明静已经到了。
“今日就见分晓!”
明静拿出了自己的‘购物车’,没多久就在流口水。
“王家的鞋子样式最多,陈家的衣裳最绚丽……”
贾平安干咳一声,“你那个……你如今是男儿装扮,没机会穿这些吧,何必浪费钱呢?”
龙灭大陆 逆行vs
是啊!
我现在都是穿着内侍的衣裳,我的那些宝贝……
“要你管!”明静不甘的怒吼。
不识好人心!
晚些明静去茅厕。
百骑当然不分男女茅厕,所以明静只能在无人的时候快速进去解决。、
一进去她就吼,“我在里面,谁都不许进来!”
出来后,她皱眉,“好臭!”
她突然眼前一亮,“银子!”
一坨银子就在前方。
她看看左右,弯腰捡了起来。
“这莫非是老天知晓我差钱送来的?”
不远处,贾平安叹息一声,“你特娘的把钱都给了那些孩子,猴年马月才有钱买东西啊!”
明静拿着银子站在那里许久,突然喊道:“谁掉银子了?”
贾平安捂额。
他不是无奈,而是羞愧。
明静的三观碾压了他。
最后银子被贾平安认领了。
但明静依旧还是个穷鬼。
贾平安晚些进宫汇报工作。
“臣令百骑告诫了那些商户,谁敢传谣,一律封店。”
李治:“……”
他觉得这个手段不错。
“不错。”
贾平安昂首,“陛下,臣不敢贪功。”
“哦!谁的建言?”李治很是欣慰,觉得百骑大概又出了个人才。
“是明中官!”
“明静?”
那个女冠胆小,李治颇为放心,“来人。”
“陛下。”
“告诉明静,朕心甚慰。”
钱呢?
口头嘉奖有毛用!
明静只想要钱。
贾平安失败。
谣言铺天盖地而起。
“我输了。”
明静很光棍的过来,“脱衣服!”
贾平安问道:“外面还是里面?”
明静瞪眼,“老娘弄死你!”
贾平安摇头,“等明日再换。”
“臭人!也不知道你家中的娘子是如何能忍受你的臭!”
“你不知道这是男人的味道吗?”
贾平安淡淡的道:“我每日换里衣,外衣两日一换,谁臭?”
我好像经常里衣穿好几天……明静:“……”
“明静!”
“何事?”
外面来了个内侍,“陛下召见。”
“啥事?”
明静有些哆嗦。
好事!
李治不知道谣言越禁止越离谱的道理,今日传进宫中,他估摸要喜翻了。
……
“陛下,外间说长孙相公想用族中的女子进宫为后,还说他们准备先让那个女子在宫外怀孕……随后生下了孩子便是长孙家的,于是神不知鬼不觉,就把皇室的血脉给换了。”
这谣言还能这样?
李治都为之瞠目结舌。
但他却发现这个谣言很有可操作性。
谣言看似离谱,但会在后续慢慢的自洽。
“还有谣言说……”王忠良看了他一眼,“说生了孩子之后,就下毒让陛下再无生育之力,再弄死萧淑妃和武昭仪的孩子,如此陛下别无选择。”
李治觉得这真是人才。
“陛下,这些谣言大多都是从东西市传出来的。”
“百骑不是警告了他们,为何无用?”
李治不解。
王忠良笑道:“陛下却不知,宫中每每说禁止说某位贵人的谣言,可越这般,那谣言就传的越厉害,越离谱。”
“竟然如此?”
万里长城永不倒,八卦之火永不灭!
李治颔首,“明静立功了。”
明静进了大殿,忐忑的行礼。
陛下不会是发现我堆积了一屋子外面的东西吧?
随后严惩……严惩不要紧,但千万别没收了我的那些宝贝。
“你做的不错。”
皇帝的语气很轻柔。
什么?
明静失态抬头。
“赏明静十万钱。”
我……我……
我又有钱了!
想到这阵子自己穷的一笔,明静不禁潸然泪下。
李治把她的反应看在眼里,不禁又给她加了几分。
明静领了赏赐,晚些回了百骑。
“我回来了!”
她昂首进了值房。
贾平安一看她的模样就知道事儿成了。
程达却不知死活的道:“明中官这是脖子拧着了?”
“我刚被陛下召见。”
明静看了他一眼。
程达起身拱手,“我喝多了。”
“那便出去醒酒!”
“是!”
程达灰溜溜的遁了。
明静走到了贾平安的身前,心中的得意压都压不住,“陛下夸我不错,还赏赐了我一万钱,不,是五万钱。”
我只能说一半,否则这个贱人弄不好就不借百骑贷了。
贾平安伸手,“还钱。”
“不到一千钱罢了,好说!”明静小手一挥,豪爽的答应了。
“武阳伯,外面有人找。”
皇城外,王老二看着那些军士在发呆。
曾经他也是其中的一员,而是还是佼佼者。
徐小鱼仰慕的道:“二哥,斥候是不是比他们厉害?”
“当然!”王老二傲然道:“斥候便是军中精锐中的精锐。”
“二哥,你要是没断手就好了。”
“是啊!”王老二不禁唏嘘不已。
“二哥,你觉着少了一只手最麻烦的是什么?”徐小鱼没法想象少一只手的日子。
王老二低头看看裤裆,随即茫然。
贾平安出来了。
“郎君,那陈老宇出门了。”
“去了何处?”
贾平安看着神色平静。
“去了平康坊,应当是和人一起饮酒作乐。”
人是群居动物,除去程知节和尉迟恭之外,没人愿意蹲家里避祸。
陈老宇派人潜入贾家,结果一死一伤,随即被免职。免职后他深居简出,一直没怎么出门。直至现在。
“老夫手下的死士他们问不出口供。”
屋里十多个老鬼在喝酒。
陈老宇有一双浓浓的眉,斑白,而且杂乱,有些长的脱颖而出。
一双老眼中全是不屑,“有人说是老夫做的,于是陛下就免了老夫的职,可证据何在?”
众人不禁笑了起来。
“能占便宜就算是不错了。”
一个老人举杯邀饮,“那扫把星是百骑的统领,你最近要小心些。”
“就凭他?”
陈老宇傲然道:“老夫手中有两个好手,一个擅刀,一个擅长拳脚。那贾平安若是要动手也是私下,如此老夫怕什么?”
“也是!”
众人随即举杯。
晚些,喝的醺醺然的陈老宇出了酒楼。
“阿郎,这边!”
王良警惕的看着周围,右手按着刀柄,随时保持着可以出刀的姿态。
“玉成牵马车来!”
“是!”
个子矮小的李玉成步履轻盈,把马车牵来。
“阿郎,上车!”
陈老宇上了马车,随即出发。
他躺在车里,打个酒嗝,觉得先前吃下去的酒食在往上涌。
有些难受啊!
车轮滚滚而去。
出了平康坊,他们没走朱雀大街,而是走了另外的路口。
当能看到坊门时,前方来了三骑。
“玉成,盯着些!”
王良目光扫过这三人,旋即看向别处。
李玉成笑道:“我一拳一脚,剩下一人给你杀。”
王良微微一笑。
车里的陈老宇骂道:“杀了!都杀了!”
三骑靠近。
左边的男子突然拔刀。
王良毫不犹豫的拔刀,速度快若闪电!
……
感谢雨姐的盟主打赏,这个ID拉风的一塌糊涂。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