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嶽州紀事 ptt-故人迴歸分外親閲讀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大年十五这天,宁致远带着党委书记杨晓平到石桥镇玉带庄村实地踏访,准备年后开始启动入户路水泥路建设。山村年味逐渐淡去,年轻人像候鸟般差不多飞向了南方,家里剩下老人和孩子,还有的甚至将老屋一锁,举家外出了。
在村树根大叔一家子热情邀请下,两人留下来吃午饭。看着一大桌子丰盛的年饭,宁致远心潮难平。是啊,老百姓日子是好起来了,但谁都希望更好,过上城里人般的生活。曾经的城乡二元“剪刀差”,大量资源倾向城市,拉开了城乡发展的不平衡,向往城市生活成为农民最大梦想。作为干部,就是要为了群众所望所盼而努力,通过乡村振兴,逐步缩小城乡差距,从而实现全民奔小康共同富裕的目标。
树根大叔胡须沾着酒汁,乐呵呵地说,听大伙说,准备修入户水泥路了啊?着可好着呢,以后娃儿的车可以开回院坝里呢。宁致远笑着问,需要每家每户凑部分钱,大伙是什么态度啊?树根大叔声音洪亮,说,这该的嘛,本就是自己受益,国家还能给笔补助,很是难得了呢,各家各户出少部分钱,也都出得起的。宁致远笑着对杨晓平说,瞧,老百姓多明理啊,关键在于把道理讲透。树根大叔接着说,大家都愿意的,即使有个别的犟起,过不了多久也会同意的,只是全家都出去了的,不好做工作。
宁致远笑嘻嘻地说,这就像吃饭,有了七个不等第八个,只要村里大多数修通了,只剩那么几家人,他自己都会心慌的,对不对?树根大叔连连点头说,是这个理儿!宁致远和杨晓平哈哈笑起来。
吃过午饭,告别树根大叔,两人来到原村支部书记王忠诚家。几声犬吠后,坝子里走出一位大妈。宁致远惊喜地喊,王婶,还认识我吗?我是宁致远呐!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嶽州紀事》-故人迴歸分外親分享
王婶瞅了瞅,露出欣喜笑容,喊道,哎,小宁书记呐,快进屋坐好多年没见你了呢!宁致远走进院坝,笑着问,忠诚说今天回家,还没回吗?王婶赶紧在院坝里摆好凳子,连声说,小宁书记,请坐呐。宁致远笑着说,这位是石桥镇党委书记杨晓平。杨晓平主动喊道,王婶好。
王婶笑着说,杨书记请坐呢,忠诚可能晚上才能到家呢。宁致远犹豫了一下,说道,王婶,忠诚不在家,我们就不坐了,请您告诉他,回来就到镇上来找我,今晚我住石桥镇上。王婶连连答应,看着两人离去背影,微微叹息一声。
在丘川省财经大学教师楼上,余小菲打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家里整齐规范、一尘不染,客厅茶几上一束鲜花散着淡淡清香。余嫣然啪啪地跑进屋,拍着手掌跳进沙发,欢快地嚷道,呀,真舒服,我躺会。王慧提着行李上楼来,碰碰发愣的余小菲,诧异问道,小菲,怎么啦?余小菲眼含晶亮泪珠,喃喃地说,他经常来!王慧看着整洁的家具,不禁露出微笑。
收拾好行李,三人来到校外门口超市,选购了几大包日用品和食品,吃力地提回家里。打开房门,猛然见到一个中年女子正在拿着抹布认真做着卫生。余小菲惊异地问,您好,大姐,您是?中年女子转头过来,庚及站起来,理理齐耳短发,笑着说,您好,您是主人吧?我是宁致远姐姐宁静,老三让我每周日定期来打扫。余小菲脸上浮起红云,笑着说,太感谢大姐了!我叫余小菲,是致远老师的学生呢。遂赶紧叫过余嫣然,指着宁静说,嫣然,叫宁静阿姨。
余嫣然睁着大眼,走到宁静身边,仰着头喊,宁静阿姨,谢谢您,您辛苦啦!宁静笑颜如花,蹲下身来,拉着那双小手,亲昵地说,好乖啊,你叫嫣然啊?余嫣然点点头,一双大眼一直盯着宁静看。王慧靠着门框,默默地看着客厅三人。
宁致远逗了一会儿余嫣然,站起来说,打扫差不多了,我也走了,您看,我是把钥匙给您呢,还是过几天又过来?余小菲赶紧说,您拿着,我住到二月底开学我就回京都的,还是要麻烦您照看的。宁静拿起茶几上的坤包,笑着说,老三经常来的,不过都是来坐坐便走,没有动用家里其他什么东西。余嫣然脆生问,宁静阿姨,老三是谁啊?宁静学着嫣然口音说,老三叫宁致远啊,是我弟弟呢。余嫣然转头对余小菲说,妈妈,婉君姐姐带我见的那个宁致远吗?余小菲点点头,眼里藏不住地露出几许慌张。
宁静说,那我就先走了哈。余小菲连忙说,大姐,等一下。说完,快步走向卧室。一会儿,余小菲提着一袋太空杯出来,笑着说,大姐,送您一个小东西,不贵,感谢您这么几年的辛苦。宁静连连摆手说,不用,不用的,老三知道了会不高兴的。余小菲坚持说,这是我的心意,您别管他的,回头我给他说一下便是。
宁静拗不过,只得接过礼物,赶紧道谢。余小菲一直将宁静送到校门口,目送好远依然站在原地。
在回家的公交车上,宁静给弟弟拨通电话,简单地说了情况。宁致远嗯嗯回了两声,说,好吧,没事的,我知道了。说完,挂上电话,脑子里浮现出在京都财经大学余小菲泪流满面的样子。
笃笃,敲门声响起。杨晓平、许芸走进来,笑着说,致远常务,忠诚来了。宁致远抬眼一看,大声喊道,忠诚,我终于等到你了呢!然后快步上前,两个大男人紧紧抱在一起!
拉着王忠诚坐在沙发上,两人开始唠嗑。李青睁着大眼,静静地看着,心里不明白致远为什么非要等到这个人回来。
宁致远说,忠诚,这次把你请回来,我跟晓平书记和许芸镇长反复研究过,玉带庄村不能没有你啊!王忠诚激动地说,有老领导在,我就继续干,一定干个名堂出来!宁致远重重地拍了一下他肩膀,哈哈笑着说,有你在,我也放心,来,我们四人搞个仪式。说完,率先伸出右手,杨晓平将手放在上面,王忠诚立即伸出手,许芸犹豫了一下,笑着将手放在最上面。宁致远伸出左手,放在最上面,用力摇了摇,郑重地说,今天,我们四人,团结一心,干不出明天誓不罢休!三人重复一遍,然后哈哈大笑。
晚上,四人在镇机关食堂里喝了个七荤八素,彼此走路都是摇摇晃晃的。王忠诚嘴里一直重复一句话:士为知己者死!宁致远嘴皮哆嗦,断断续续地说,忠诚,活路……活路恼,恼火呢……我们兄弟齐,齐心,其,其利断金!
回到镇上专门给自己安排的房间,宁致远倒在床上便沉沉睡去。夜半口渴,他悠然醒来,睁眼准备起身来,手脚却不听使唤,咚地一声跌在地上。隔壁许芸一下子被惊醒,赶紧跑过来,大惊失色地扶他起来。
宁致远揉揉疼痛的屁股,哎呦一声。许芸嗔怪道,你要起来,就喊我呗!宁致远连连说,口干,快去倒点水来。许芸将他按坐在床沿,转身替他倒水。宁致远接过水杯,咕咚咕咚一干二净,摸摸嘴唇,不好意思地说,我这酒量是越来越不行了哈。许芸睁着大眼娇嗔道,你们三人一人喝了一瓶白酒,拉都拉不住,简直不要命了!宁致远嘿嘿笑了一声,说,瞧你,穿个睡衣,这么冷,快回去吧。许芸这才感到有些寒冷,上前一步,拉开杯子,扶着他睡下,轻轻的说,哥,睡吧,你这段时间好辛苦的。宁致远没有搭话,闭上眼,慢慢睡去。
许芸默默地看着这张逐渐消瘦的黑脸,眼眶里泛出泪珠,啪嗒一声滴在被面上。从小,自己就像个跟屁虫,随哥哥许一生和宁致远几个死党泡在一起,大家像亲哥哥般对待,特别是参加工作后,宁致远更是关爱有加,一手安排好一切;丈夫许凡也随他工作多年,后推荐到市建设局任副局长。想到这里,她忍不住伸出手,欲摸摸这张曾经让自己动心的脸,却停在空中,半晌才叹息一声,收回手,关了灯,悄悄走出宿舍。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嶽州紀事 愛下-酒是色媒人展示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第二天清晨,宁致远悠悠醒来,发现自己衣服未脱,身上却盖着另外一床被子,很是疑惑:如果自己还知道去抱柜子里的被子,那应该会脱了衣服,是谁替自己盖的被子呢?难道是蒋挺?那小子比自己还喝得醉呢!
他用力摆摆头,有了几许清醒,遂起身去卫生间洗了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顿感神清气爽,看看时间,便打通了戴看兰电话,柔声问,大姐,昨晚没事吧?戴看兰轻笑着说,还好吧,对了,找个时间单独聚聚吧,你也该见见姐夫了。宁致远心里一怔,不动声色地说,好啊,要不,把婉君老公也约到一起吧。戴看兰回道,好吧,只怕那丫头不肯的。宁致远淡然地说,大姐,你们有了好归宿,我特别特别高兴的呢!戴看兰压低声音说,你懂什么,后面再约吧!说完,挂上电话。宁致远讪讪地拿着手机,有些恍然。
上课前,章敏一身精神走进来,笑着说,致远兄,酒量可以嘛,我都喝醉了呢。宁致远有些不相信,盯着她那双大眼,打趣道,敏秘书长才是深藏不露呢。被他盯得有些不自然,章敏娇嗔道,婉君让我防着你呢,你确实是个坏人!宁致远切了一声,摆手道,丫头胡说呢,我这么内向一个人,又不善言辞,为人木讷呢。章敏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嫩脸泛红,大眼瞟过来一眼,心突然剧烈地跳动了一下。
正上课间,李响短信发过来:远娃,说你喊涟漪嫂子?
宁:是啊,找你告状啦?
响:哈哈,找我闹呢
宁:我给嫂子说了,你不来带我去京都财政部,帮我再搞点资金,我就替你照顾她!
响:你娃想死啊?看我今晚来不掐死你
宁:哈哈哈哈
见宁致远一直含笑回短信,章敏突然升起一丝醋意,懊恼地拍拍自己脸蛋,心里暗咐,章敏,你怎么啦?这么骄傲的一个人,竟然……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嶽州紀事笔趣-酒是色媒人閲讀
宁致远忽然把手机递过去,嘟着嘴似笑非笑的样子。章敏快速浏览一遍屏幕上短信内容,压低声音娇嗔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宁致远也压低声音说,好像你吃过亏似的,这么有经验!章敏用手掐了一把他课桌下的大腿,疼得他直咧嘴,却不敢发声,只得恨恨地盯了她一眼。
第二天,宁致远请了一天假,随李响一起去了京都财政部。事实胜于雄辩,陈奂生进城真不是虚构的。如果不是李响,自己可能连大门都进不了。
李响带着宁致远来到京都财政部地区司,向司长蔡岳汇报岳州县五个棚户区改造项目,希望争取预算内资金支持。听完汇报,蔡岳司长指指申报资料,为难地说,这个我们可以支持,可是先得有京都发改委地区司的意见,响局长,怎么办?李响抬眼看着宁致远,意思是这个你得想办法。
宁致远凑过去,小声地说,我对京都发改委也不熟啊。李响说,那下次?宁致远急了,说,我再想想办法。于是,拿起手机,走出办公室分别打通县委书记乔晓阳和县长张云堂,都说没有门路。
宁致远焦急地在走廊上踱步,突然一喜,用力拍拍脑袋,打通一个熟悉电话,轻声说,兰姐,我现在京都财政部争取棚改资金,需要京都发改委地区司长同意,只有请您出面协调一下。兰心月嘻嘻一笑,说,你小子才想起我哇?你不去找你的戴姐出面?宁致远哎呀一声,说道,回来向您请罪,现在帮帮我嘛,求您了!
兰心月心一软,吐了句:好,冤家。说完,挂了电话,庚及拨通了京都发改委地区司长的电话。在宁致远焦急等待中,终于兰心月电话打过来,简短地说,去吧,说好了。
宁致远喜滋滋地回到办公室,司长正在接电话,连声说了几个好之后,挂了电话,微笑着说,京都发改委地区司已经同意,随后补文件,棚改资金只能补助百分之三十,五个项目可以批准一亿六左右。宁致远喜出望外,正准备开口说同意,忽然听到李响说,大哥,岳州是个人口大县,这个标准可以提高点,支持一下。
司长哈哈大笑,靠在椅子上不动声色。李响递过去一支烟。宁致远赶紧起身替司长点燃,一脸期待望着司长,突然感到自己腿上被手指敲了敲,自己庚及明白,歉意地说,司长,我出去打个电话。说完,走出办公室,靠在走廊栏杆上等候。
半个小时后,李响走出来,拉着他就走。宁致远迫切地问,最后结果如何?李响没有搭话,只是快步往前走。
走进电梯,李响才说,搞定,补助百分之四十五,算下来就有三亿的样子。宁致远圆睁双眼,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呼道:太好了,太他妈好了!
来到停车场,李响说,电梯里有监控,有个事情给你说一下,拿一至二个项目出来,想办法让这个公司施工。说完,递过来一个名片。宁致远接过来一看,不由得笑了。名片上赫然印着:壹字集团,曲悠然。
他大声道,没问题呢。顿了顿,又喜滋滋地说,我得赶快报告。说完,走到一旁向岳州一二号打电话去了。
在回财经大学宾馆路上,宁致远由衷地说,响娃,这次你又帮了我一个大忙了,今晚得好好请你吃一顿。李响打着哈欠说,给我安排个房间吧,困死了!
宁致远噗噗笑起来,他知道李响昨晚来的京都,昨晚累是肯定的。李响捶了他一拳,讪讪地说,你娃不许乱说,涟漪要生气的!宁致远哈哈一声笑着说,她生气个毛线,幸福死了吧!李响啐道,滚!宁致远嘴里啧啧有声,哟喂,说话口气都一样呢!
入住房间前,李响叮嘱道,赶紧让岳州去丘川发改委补请示,完善相关资料,另外,施工问题必须落实,否则今天就是英雄白跑路,功亏一篑的!宁致远点点头说,放心好了,快去休息,晚上喝酒哈!李响嘿嘿两声,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关上门。
宁致远回到房间,再次打通乔晓阳电话,感慨地说,书记啊,这次太感谢李响副局长了,硬生生将补助标准从百分之三十提升到百分之四十五!乔晓阳高兴地说,你回来再说吧,你提个意见,商量后就办。宁致远笑着说,书记,请您安排一下后续资料的事宜,其他还有个事情,我回来当面汇报,打电话不合适。乔晓阳明白其意,爽快地说,你在京都学习太值得了,该请客联络感情的,你办就是,争取上级支持是我们主要渠道,我会将这次你所做成绩向市委绍宁书记、世勇市长报告的。宁致远本想说,这是我本职工作,应该的。但话到嘴边却变了:谢谢书记,我一定更加努力!
当天晚上,宁致远约了同学张明灿,陪着李响、周涟漪去京都最好的酒楼大吃了一顿,酒儿喝得不亦乐乎。四人站在旋转餐厅落地窗前,惬意看着京都繁华夜景,不由得感慨万千。
这次张明灿认识了李响,建立起了深厚友谊,以后凡来京都出差,基本上都在一起聚会。张明灿也因为李响的人脉,在京都生意蒸蒸日上。
回到学校宾馆,李响含混其词地说,远娃,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帮助你吗?一是因为我们俩……性情相……投,我把你……当最好……的朋友;二是你大舅哥,仁……仁熙局长,没有他直……接干预,我当……当不了这个副局长!周涟漪扶着跌跌撞撞的李响,柔声道,你和致远是好兄弟,感情永远都好的。宁致远深情地说,响哥,我们是一辈子的兄弟!
李响扑过来,紧紧抱着宁致远,口齿不清地说,好,好兄弟,哥哥过得不开心,好在有涟漪!宁致远柔声说,那就好好待涟漪妹妹!周涟漪站在旁边,眼泪流下来。
送李响休息后,宁致远回到房间,脑子里兴奋劲还在澎湃,想也没想就打通了章敏电话,嚷着说,敏秘书长,休息没有,我想找你聊天。章敏柔声道,这么晚了,快睡了吧!宁致远嚷道,我睡不着,今天办好了一件大事!章敏见他如此任性,叹口气,只好说,那你过来吧,2809。
宁致远信步走进房间,坐在沙发上,对一身睡衣的章敏说,哈哈,真是太高兴了,今天争取到至少三个亿,敏,你知道三个多亿的资金对于岳州是什么概念吗?你知道多少老百姓盼望着返迁新房吗?你知道我为什么经常独自一个人站在紫竹公园顶上发呆吗?
章敏微笑着看着醉酒的宁致远,不由得十分感动。这个男人啊,竟然还有如此情怀,为岳州做成了事,像个孩子一样手舞足蹈。她知道,这份开心,就是一个干部的情怀和境界!
她起身泡杯浓茶,端过来,柔声说,醒醒酒吧!宁致远挥着手,嚷着说,我没醉,我太高兴了啊,哈哈,同你分享分享!章敏含笑点点头,轻声说,你真的很优秀,我为你这份事业心而感动!宁致远端起茶杯,重重地喝了一口,喘着粗气说,真舒服哎!
章敏见他声音有些偏大,犹豫了一下,起身将大开着的房门关上,怕影响别人休息。回到沙发边,轻声问,要不休息了吧?宁致远摆摆手,继续嚷着说,再聊会吧,反正明天是听课,精神差点也无所谓的。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嶽州紀事-酒是色媒人展示
章敏只得由着他,进了卫生间,准备搓洗一张热帕子给他敷敷,这样醒酒更快。
宁致远起身走过来,靠在门框,看着她忙乎,嘴里喋喋不休的说,敏,好久来岳州看看,我带你再去爬紫竹公园,好不好?章敏露出笑容,在卫生间朦胧灯光下,显得更加迷人。宁致远不禁看呆了,身子有些发热。章敏拿着帕子,递过来,柔声说,擦擦脸吧。宁致远接过来,敷在脸上,一阵温馨顿时溢满心头。
拿过宁致远敷过的帕子,章敏躬身就着浣洗台搓洗帕子,身子随着用力搓洗不住地抖动,宽大的睡衣也遮不住波涛汹涌。风流茶说合,酒是色媒人。宁致远心中陡然生胆,上前一步,从身后一把抱住那丰满身子,埋头在她后背,喃喃地说,敏,你真好!
章敏面对突袭而来的拥抱,特别是身后那份充实,不由得全身僵硬,惊呼出声:呀!爆发的声音让宁致远瞬间清醒,双手赶紧放开,惊慌地说,对不起!赶紧溜出去,砰的一声关上门,逃也似的跑出去。
回到自己房间,宁致远重重地自扇了两记耳光,懊恼地自语,宁致远啊宁致远,你真是个动物!随后,重重倒在床上,满腔后悔,或许以后朋友都没得做了。脑子里同时浮现起薛韵诗、兰心月、曲悠然的影子,自己真是太不应该了。
而2809房间里,章敏还僵在浣洗台前,默默地看着镜子里自己红彤彤的脸蛋,咬咬嘴唇,摇摇昏沉又空白的脑子,这该死的宁致远,真是要命了呢!
整夜辗转无眠。
人氣都市言情 嶽州紀事 ptt-酒是色媒人讀書
第二天上午,上课一会儿后,宁致远黑着烟圈悄然来到,凝神屏气端坐在座位上,两眼直直看着讲台,老实巴交的样子。章敏斜眼瞟过来,见他如此状况,不由心头一乐:装!
刚散学,宁致远迅速收好笔记本,也没招呼,一溜烟逃出教室。章敏心里明白,这小子做贼心虚,心头越发乐起来,同时也飘过淡淡的遗憾。
从此,每天宁致远最迟一个到课堂,最早一个离开教室。章敏看在眼里,心里明白他是也不好意思正视面对!这小子,你倒先躲了呢!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