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麻衣相師 愛下-第1810章 一對父女相伴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进了摆渡门,跟欧阳油饼汇合的时候,我就觉察出来了。
他说,摆渡门的守门人死了。
但是在进了村子的时候,我清楚的记得,村子里最近只死过一个人。
那个人,肯定就是守门人了——公孙统也是为了救他,才拖着屠神使者造成的旧伤,又受了一身的新伤。
既然那个村子,只死了一个人,也就是说明,死者就是守门人。
“原来如此……”程星河一拍大腿:“摆渡门的修仙,断绝了许多尘世的念头,自然不可能会有儿女。”
这个阿四,是怎么跟守门人成为“父女”的,大概只有她自己知道。
但是,照着她的模样,并不难猜——若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女求人收养,那摆渡门的不见的会硬下心肠拒绝。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程星河盯着阿四:“口口声声,说什么阿爹对她好,要给阿爹报仇?归根结底,她自己才是凶手。”
这一瞬,我看见阿四的眼里,瞬间跟结了冰一样,是冷冷的杀意。
苏寻皱起了眉头:“既然她才是始作俑者——那她为什么要给咱们带路?”
“简单,因为她也想进摆渡门,跟咱们搭个顺风车。”我答道:“她当初靠近守门人的目的,也是一样。”
想从守门人那里,得到进摆渡门的消息。
我盯着她:“最后,你还是打听出来了。”
所以,他们才聚集在了大婆的骨汤店里。
想必,那个骨汤店的传说,就是摆渡门传出来的——预防普通人闯进来。
阿四的神色越来越阴沉,跟稚嫩的面孔,形成了诡异的对比,忽然抬起了手,奔着我就冲过来了。
我扬起了声音来:“你不是想给你阿爸报仇吗?我可以帮你。”
阿四的手僵住了。
她抬起头来,恶狠狠的盯着我:“那不是我阿爸。”
程星河拉了我一把:“你说什么屁话,她自己杀的阿爸,还报什么仇?”
“守门人确实不是你阿爸,但他可能真的拿你当女儿了,”我盯着阿四:“你也真拿他当阿爸了。”
她是嘴硬,可我看得出来——在集市上,她夸耀阿爸时的得意,不是装出来的。
如果守门人真的是她杀的,那她肯定有自己的迫不得已。
比如……我接着说道:“你阿爸,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和真实目的,要为了摆渡门,杀了你求平安。”
阿四的身体僵了一下。
我接着说道:“不过——你阿爸到底是为什么知道你真实身份的?你心里有数。”
程星河和苏寻一个比一个鸡贼,白藿香也不傻,他们都想起来了。
那天,红衣人来了。
我们都记得,村民说,红衣人在守门人耳边说了一句什么话,守门人脸色大变,第二天就死了。
死的不明不白。
“你的仇人,是那个穿红衣服的,”我说道:“我们也是一样——既然如此,咱们不如联手,不然各自单打独斗,咱们都不是那家伙的对手。”
提起了红衣人,阿四粉团一样的拳头,死死就捏住了,喃喃说道:“他太多事了……”
“谁都是无利不起早。”我答道:“红衣人为什么掺和进来,你心里清楚。”
红衣人一下就看出了阿四的真实身份,自然也知道阿四靠近守门人的目的。
让守门人和阿四自相残杀,他就能进摆渡门了。
我盯着阿四:“你早就知道摆渡门怎么进了,是不是?”
阿四咬了咬牙,回头看向了那个黄铜门:“我是知道。”
一早就知道,却按兵不动——就是因为,她跟守门人,动了真感情。
果然,“阿四”一开始,只是为了进摆渡门。
可是摆渡门的阵法很厉害,又一早就有长老预知到她要来,早就提前防范好了,让守门人去外面防守。
她只能接近守门人。
她这个模样,是个小小女童,人畜无害,又擅长净化,自己身上的气息自然整理的干干净净。
串串店老板一早就说,“这孩子命苦”。
不光是因为“她爹”死了,想必,也是因为她的来历——她流落到了村子里的时候,自称是从人贩子手里逃出来的。
那天,守门人问她,你从哪里来,上哪里去?我可以送你。
她盯着守门人,说:“我哪里也不去,没人要我啦!”
守门人一愣,豪爽一笑:“你不嫌弃,就跟着我吧——我当你阿爹。”
守门人既然是摆渡出身的,那自然行善积德,暂时收养了她,也确实拿着阿四当自己的女儿。
阿四记得清清楚楚,“阿爹”给她买肉饼的时候,知道她不吃肥肉,硬是眯着眼睛,用筷子一星一点的给她把肥肉夹出来,一边说下次记着,“阿爹”大晚上带她看灯会,把她架在肩膀上,天凉了,“阿爹”为了让她喝一口热汤,把珍藏很久的琥珀拿出去卖钱买保温壶。
她最喜欢,“阿爹”管她叫“阿女”。
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叫她。
阿四没费什么功夫,就弄清楚了阿爹每天晚上什么时候出去,走哪条路,敲哪块石头,几下。
她弄清楚了自己想知道的一切,可阿四,动摇了起来。
她从来没被人这么疼惜过,原来,这就是有爹的感觉。
要不——就多等一等……
这种有人疼惜的日子,多过一天,也是好的。
大婆时不时也会催促,问她怎么还没找到摆渡门的入口?
大婆在这件事情上,倒是帮了她很多,那些半毛子帮凶,也是大婆号召来的。
她披着黑斗篷,换成粗哑难听的嗓音,也是因为这个娇嫩的面貌没有威慑力,不能服众。
阿四总是敷衍——快了,就快了。
她知道,这种日子,多过一天,赚一天。
再说了,若是真的开了摆渡门,阿爹岂不是也有危险?她得护着阿爹。
直到那个红衣人来了。
他跟“阿爹”说了什么之后,“阿爹”的脸色好难看。
回到了家里,阿爹就问她:“你到底是谁?”
阿爹的脸色好可怕,她第一次那么害怕。
她怕失去。
“我是阿爹的女儿……”
“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阿爹抬起手,就要杀她!
为什么——她忽然想起来了很久之前的一些事情。
为什么,没人信她?
一股子戾气本能的炸起,等她回过神来,阿爹已经被撞出去了老远。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的力量已经大的不好控制了,她开始害怕,她要扶住阿爹,可这个时候,又来了一个人。
那个人衣衫褴褛,死死挡住,就是不让她靠近阿爹。
“你是个怪物。”那个人冷冷的说道:“我不会让你伤他的。”
她怔了一下。
为什么——为什么没人相信她?就因为她是个所谓的“怪物”?
是啊,怪物,是不配拥有人的感情的。
她的戾气,似乎把一切都吞噬了。
那个衣衫褴褛的人要把阿爹带走。
那怎么行,那是她的阿爹,她自己的阿爹。
她对着衣衫褴褛的人就出了手。
他是错的,错的,就该被净化。
可就在最后一瞬,“阿爹”挣扎起来,挡在了那个人面前。
等她回过神来,阿爹已经动不了了。
她抱着阿爹恸哭了起来,没有理会,那个衣衫褴褛的人跑到哪里去了。
这件事情应该怪谁呢?
她想不出来。
而大婆已经来了——狂喜。
“入口打探出来了吗?”
大婆认定,是她为了逼问出摆渡门的入口,才把守门人逼死的。
她点了点头,面无表情。
阿爹已经死了,可她还要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摆渡门,还欠她一笔债,不得不要回来。
大婆召集对摆渡门同仇敌忾的半毛子,约定那天晚上进摆渡门,我们就来了。
她察觉出来,我们不像是一般的人。
为什么领路?因为,她跟红衣人有仇,她也想找到红衣人报仇。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麻衣相師》-第1792章 長路喝湯閲讀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我抬起手要把马挡住,可这就看到,驾驶马车的是一个老头儿一个小孩儿,只要七星龙泉出鞘,他们俩也得倒霉,情急之下把阿四一抱,马的身体忽然以不可思议的角度侧翻,把一个卖江米糕的摊子整个砸碎。
车上的人摔下来,我扶住了,注意到了马的身体十分不自然,像是半边身子麻了,控制不住才摔倒。
驾车的老头儿吓的不轻,先是道歉,接着看向了马的眼神就十分迷惘:“这俩天杀的牲口……吃错什么药了?”
白藿香没动声色的从我身后绕过来,一只手不经意的摸了摸马的耳朵。
那两匹僵了的马立刻焕发了生机,挣扎了起来。
驾车老人更是倒吸一口凉气:“神了……”
刚才是她的针点中了马的穴位。
我这才抬起头,刚才那个瘸子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追过去,找不见了。
众人都骂老头儿驾不住个车,莫出来现眼,老头儿连忙道歉,说这俩马平日老实的很,不晓得今天发了什么疯——像是惊着了。
可这地方,并没有什么能惊到马的存在。
老头儿显然也是这么想的,歪着头,又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那两匹马盯着我,不住的退缩,眼神跟见了鬼一样。
程星河低声说道:“怕你?”
我有什么可怕的?难不成——又是因为身上九尾狐的妖气?
这东西早晚得送出去。
那两匹马盯着我,不管老头儿怎么驱赶,都再也不肯前进一步,最后还是在众人催促下,倒车一样从后面退回去了。
街道是顺畅了,可瘸子的身影消失了,我气的要命可又没有办法。
程星河一边吃饼一边说:“你这个运气,这也纯属正常,继续找吧——是你的鸭子飞不了。”
这鸭子属实飞了挺长时间了。
剩下的路程倒是很顺利,没有再遇上什么幺蛾子,可不管是江瘸子还是红衣人,一律也都没新发现。
我也没辙,溜达的肚子都重新饿了,面前有个串串店,火辣喷香的气息熏的人食指大动,程星河拽着我就要进去。
阿四虽然暗暗咽了一下口水,却皱起眉头:“这家贵得很,我带你们吃茅草香鱼好咯!五块钱一条。”
程星河摆手,指了指我的脑袋:“不用你掏钱。”
这个餐馆也挂着一个龙肉铃铛,我一到了门口,哗啦啦一阵猛响,搞得人不厌其烦。
不过店主是个年轻人,倒是不讲究这些,给我们上了菜,多给阿四一碗红糖冰粉。
原来阿四她爹就喜欢这个店,时常光顾,每次都给阿四来一份这个。
程星河跟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刚才阿四不肯进来,是因为睹物思人。
白藿香看着阿四垂着眼眸吃冰粉,就想把话题给岔过去:“小哥,你看见一个瘸子,和一个穿衣服的人没有?”
那个小哥很热情:“阿四她爹的事儿我也听说了,这一阵子一直留心,可一直也没见到那几个人,不晓得跑到了哪里去了。”
白藿香皱起眉头:“按理说,这地方也不大,他们要是没走,能躲在什么地方?”
这会儿苏寻却离席,看向了西边的窗户,回头指向那个方向:“那是个什么地方?”
精品都市异能 麻衣相師討論-第1792章 長路喝湯鑒賞
小哥给我们的鸳鸯锅添上了一壶汤,皱起眉头:“那是葫芦山,怎么啦?”
苏寻肯定是发现什么了。
我立马也跟着看了过去,这一抬眼,就看见那个位置上,有些不同寻常的气息。
是枫叶红色。
奇怪,这个气息是什么意思?我是能看见,可分辨不出来。
《气阶》里没有这个色。
“关于那个地方,有什么传说没有?”
小哥一寻思,说道:“差点忘了——那是肉汤路。”
“肉汤路?”
原来,那个地方白天还好,一到了晚上,经常会出现一些怪事儿。
比如有人抄近儿从那过,就会遇上一些奇怪的人从那经过,看打扮不像是本地人。
追上去想问问,可一不留神就到了个不认识的地方。
这就看见,一个孤零零的店堂,有个老太太卖汤,那汤别提多鲜了,叫谁都忍不住得喝一碗。
可那个人拿了汤之后,就想喝,可他素来怕烫,就在一边吹,老太太就在一边,逼着他快喝。
他正厌烦呢,身边正好又来一个穿蓝衣服的,一下就把他给撞了。
这一下汤就撒在了地上,这人要发火,可看清楚了,面如土色。
汤落在地上,汤料自然也撒了,他看见一个火腿肠一样的东西。
可仔细一看,前头是指甲,尾部套着一个金戒指。
老太太大怒,让他赔碗,结果蓝衣人替他赔了,悄悄踹了这人一脚:“哪儿亮堂上哪儿呆着去!”
这人顺势奔着亮堂的地方,拔腿就跑。
一睁眼到了村口了。
失魂落魄到了家,就看见路边有个交通事故,一个人鲜血淋漓死在路边,手都没了,那人的老婆在找什么东西——一问之下,说是那人还戴着个金戒指呢。
他想起了那个汤碗,哇的一下就吐了。
很久之后,这件事儿他都快忘了,有一次家里人翻老相册,他看了一眼,就傻了。
相册里赫然有个穿蓝衣服的中年人,跟那天撞翻他碗的人一模一样。
是他去的早,没谋面过的亲爷爷。
自此之后,没人敢晚上上那条路。
当然了,能活着带回这些恐怖传说的,还是运气好的。
有些运气不好的,大着胆子上那探险,就再也没出现过。
所以本地人都说,千万别上那个地方去——那有个鬼婆等你喝汤呢。
程星河听完就把捞串串的漏勺给扔下了:“这玩意儿也太下饭了。”
苏寻则立刻跟我点了点头,意思是说,那地方可以看看。
我也疑心起来——有这种吓人传说的,要么,是真的有邪祟,要么,就是那个地方又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传出这个传说,是为了吓唬人,免得人闯入的。
那个地方,不会就是摆渡门的后门吧?
真要是这样,红衣人和江瘸子遍寻不到,是不是也上那去了?
天色已经一片黛青,我也打算动身,卖串串的小哥立刻说道:“你们大晚上的,别轻易去转,很危险的!”
程星河奔着我一指:“有他呢,辟邪。”
那小哥一看劝不住,也着急,忽然跟想起来什么似得,把一个东西交到了我手上:“你要是非得去,把这个带上!”

超棒的都市言情 麻衣相師-第1746章 一條白布展示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杜蘅芷摇摇头。
我知道,天师府还是防着她,这次把她叫回去启用,也只是处理日常事务,但凡跟四相局沾边的,就不可能告诉她。
我有点过意不去,为了我,她本来前途大好,却受委屈了。
精彩都市言情 麻衣相師-第1746章 一條白布閲讀
可她摇摇头,眼睛一眯,说只要我好好的,她就愿意。
二叔趁机靠近,说我们俩订婚也有一段时间了,等杜大先生回来,好事儿要不筹划着办了?以前没人管我,现在有江家呢,保管操持好了。
杜蘅芷脸红了一下。
身后哗啦一声,白藿香茶碗没放稳,跌下来,程星河立马说道:“碎碎平安,咱们下一个买卖肯定好做。”
杜蘅芷脸上红晕很快就消散了,看向了我:“这也是我过来找你的原因之一。”
白藿香立刻抬头,程星河也瞪大眼睛:“为了结婚?”
可我我立刻明白了:“想让我找杜大先生的下落?”
“不光是她。”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师父,你的爱徒,也是一样。”
一个人影走进来,把白藿香拉到了干净的座位上,手一背,拿出了一把花。
乌鸡。
“晚艳出荒篱,冷香著秋水。”乌鸡深情的看向了白藿香:“这花跟白医生一样,我特地给你摘的,代表我何白凤的心意。”
那是一把名贵的菊花,叫龙须虎头,是很正的金黄色,花瓣跟龙须一样垂卷下来,我在琉璃桥看见过,王风卿说一盆能买半套房。
二叔的脸顿时绿了——感情是乌鸡等我的时候自作主张,跑到了外头把二叔的珍藏的摘来借花献佛了。
“你是不是有点傻?”又一个倚着门的人叹了口气:“菊花是给死人的,没追过姑娘?”
夏明远也来了。
程星河扑的一下就笑了:“菊花代表心意——震惊他妈带震惊去绝育,震惊绝了。”
乌鸡一听,赶紧把花搁在了桌子上,脸红脖子粗:“我哪儿知道,以前都是女的追我。”
夏明远两步迈过来,一肩膀把乌鸡撞到了一边,凝视着白藿香:“你今天怎么这个样子?”
白藿香一副心情不好的样子,没搭理他,程星河做了个捧哏:“什么样子?”
“偏偏……”夏明远把一头卷毛一撇:“是我喜欢的样子。”
这俩货尬的我炸了一身鸡皮疙瘩,比邪祟吹脖颈子的时候更甚。
这阵仗不小,十二天阶家族简直快凑齐了,不用说,都是为了十二天阶失踪的事儿。
那一次是青囊大会之前,十二天阶先碰头的密会,是为了真龙穴的事儿。
夏家仙师一早就不见了,江老爷子抱病没去,人没了,南派的齐老爷子,“天”字田老爷子,也先走了一步。剩下杜大先生,摸龙奶奶,何有深,邸老爷子,池老怪物,玄老爷子,老黄这一群人,去了一直没回来。
“等也等了这么长时间,可一直没下落,”杜蘅芷说道:“我们几个想尽了一切办法,也全没联系上,不能不担心,现如今,只能请你拿个主意了。”
夏明远立刻说道:“我有些疑心——会不会,他们跟我祖爷爷的事情有牵扯,被关在一起了?”
这样的话,找到了那些失踪的天阶,说不定,就能找到最先消失的夏家仙师。
我自然也想找到夏家仙师。
他是四相局的关键人物。
不过,我想起了潇湘来了,本来还想找时间上东海去看看她,跟河洛到底争的怎么样了,眼前又来了这样的买卖。
也许,是我做到的最大的买卖,跟之前那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能把这么多天阶给抓住的,三界能有几个?
更别提这其中好几个天阶跟我是有交情的,我自然也不会看着不管,知恩不报枉为人。
于是我点了点头:“行。这事儿我当然应该帮忙,只是,从哪儿下手?”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麻衣相師-第1746章 一條白布鑒賞
“只要师父肯帮忙,那就好说呀!”乌鸡立马说道:“我跟师父说——我们之前,其实已经查到了一些线索了,我爷爷临出门的时候,带了好几双舞鞋。”
对了,何有深号称老吴彦祖,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称霸广场舞,到哪儿都不会不跳舞。
“我问为什么带那么多鞋子,他说那地方不行,损伤鞋,得多拿几双备用,坏了没地方买。”
杜大先生也是一样,出去的时候,带了伞和雨披——爱美,怕风吹日晒。
而黑白无常家玄老爷子,带了七天的药。
这就说明,那地方风水日晒,穷山恶水,
“一开始,定的是去北派的玉屏山,可我们问过去,北派说密会前一天,上头通知说改地方了,十二天阶根本就没在这里开会,他们也在找自家当家呢。”
这么说,一开始召开青囊大会,就放了个烟雾弹,怕就怕别人会找到他们。
玄老爷子带药,就是七天之内能往返的距离。
可是,出乎意料之外,他们过了七天没回来。
“而且,玉屏山地势没什么特别的,根本不用特别换鞋,这绿树如茵,也没有风沙。我们照着地图找了找,那附近七天之内能往返,条件还恶劣的,应该是菩萨川附近。”
程星河一听瞪大了眼睛:“乌鸡,你小子不傻啊,这都能想到?”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麻衣相師 起點-第1746章 一條白布熱推
我也有点刮目相看。
“我师父教徒有方,”乌鸡说着,眼巴巴看着我:“但是,我们找到了菩萨川,也没有老爷子他们的下落,实在是一筹莫展。”
菩萨川……
我一寻思:“本地是什么情况?”
“那地方水高浪大,谁也附近过,都得念叨一声菩萨保佑,还有人说泥菩萨过江说的就这个地方,才得到了这么个名字,”乌鸡说道:“到了那,一点线索都找不到,我们也没辙了。”
我拿地图看了看,那个菩萨川是个江海交汇的地方,正成一个“悬针峡”之势。
我皱起了眉头,宁顶贼寇家,不过悬针峡,这地方,跟看风水的,那是天生相冲。
看风水相面的,眼睛就是饭碗,最怕的就是眼睛出问题,可悬针峡专刺阴阳眼,干我们这一行的都讲究,没有人爱去这种地方。
十二天阶怎么非得跑那去开会?
不过,那地方也巧,江海交汇,去的正是东海,离着蜜陀岛也不远,说不定,找到了天阶,还能去见见潇湘。
知道她一切平安,我就能踏踏实实继续破解四相局改局的真相了。
“那咱们过去看看。”
乌鸡他们等的就是这一句,别提多高兴了:“师父,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放着我们不管的,么么哒。”
我推开了他脑袋,哒你大爷。
“你们上次去顺利吗?”
“不顺利,”乌鸡立刻大吐口水,把路上的倒霉事说了一遍——车出故障,没有落脚房间,本地人也不知道什么过节,跟看贼似得看他们,油盐不进,所以铩羽而归。
我说去之前,咱们先准备一些磁铁带身上。
磁铁跟针相克,过悬针峡,带着磁铁能保平安——这还是老厌胜的讲究。
准备停当,我们就踏上了旅程。
本来想带着哑巴兰,可哑巴兰自称身体还没休息过来,得在红姑娘那多养一段时间,程星河嗤之以鼻,说这货醉翁之意不在酒。
休息休息也好,毕竟跟着我以来光吃苦了。
别说他,我都想休息一阵,可事情一桩接一桩的来,就没什么休息的机会。
好在这一路上看见了很多好山水,也算是放松了不少。
没几天,我们换了几样交通工具,才抵达到了菩萨川。
这地方以民风彪悍出名,以前的本地人白天种地晚上打劫,可这又是以前运送茶油丝绸的必经之地,从这经过的客商没有敢单独过路的。
到了地方,果然本地人看着我们眼神都恶狠狠的,但我发现一个异常的现象——这些人的肚子上,都系着一条白布。
这是什么讲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